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686章 二梅成亲,杂学班底
    “奴小时候因为太丑,家里就娘喜欢。等大了没人娶,爹爹就说奴是赔钱货。奴走投无路,?#32479;?#26469;养活自己……”

    曾二梅的声音?#34892;┑统粒?#36825;和她往日的形象不大一样。

    “那时候奴在酒楼的厨房里帮衬,那些厨子整日取笑奴?#21335;?#35980;,奴只能忍着……”

    这个世界总是这样,相貌出众的洋洋?#32536;茫?#33258;觉旁人就该仰视自己。而丑陋的人就应该自己找个地方蹲着,别出来吓人。

    曾二梅想起了那几年的日子,泪水就止不住的流淌。

    沈安微笑道:“?#35828;?#30382;囊是父母和老天给的,生而为人是幸运也是灾难,你看那些相貌俊美之人,他们如今洋洋?#32536;茫?#21487;等年老后,齿摇发落,满脸皱纹,那些俊美何在?只是虚幻罢了。心才是根本。心中有自信,你就美,明白吗?世?#35828;?#30446;光你尽可当做是虫子的无知,何须在意?#20426;?br />
    他对陈洛说道:“你既然娶她,那以后就莫要反悔。”

    陈洛看了曾二梅一眼,说道:“郎君放心,小人定然会待二梅一辈子好。”

    沈安微笑道:“如此,你们就是夫妻了。”

    仆役结婚,主人家得给些礼吧?

    沈安给的很实惠,是一麻袋钱,陈洛的力气很大,可依旧涨红了脸才拿走。

    杨卓雪没经历过这些,她拿着一个小袋子递给了曾二梅:“这是给你的,以后好生过日子。”

    “多谢娘子。”

    曾二梅接过小袋子,沈安笑道:“想打开就打开吧。”

    人喜欢礼物的心理大抵有两个原因,一是不要钱,白得的东西让人欢喜;二就是未知的猜测,如同寻宝般的会引发好奇心和喜悦。

    曾二梅好奇的打开了袋子,里面是个木匣子,打开后,金黄色就映入眼帘。

    这是枚金钗,头部还镶嵌着?#24187;?#23453;石,看着价值不菲。

    曾二梅欢喜的道:“好漂亮,多谢娘子。”

    等她喜滋滋的走了之后,杨卓雪说道:“妾身?#28982;?#21435;了。”

    她回到了房间,打开一个木箱子。

    木箱?#27704;鎘行?#22810;东西,最多的还是首饰。

    沈安隔一阵子就会带她和果果出去采买这些,看中的直接买。

    时至今日,木箱子都装满了这些首饰。

    杨卓雪?#39029;?#20102;那个木匣子,打开后,却是当年沈安送的花冠。

    金银打造的花冠看着炫目无比,杨卓雪轻轻抚摸着,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21543;?#23376;!”

    杨卓雪笑着收了花冠,然后回身看着果果冲进来。

    “那么急做什么?#20426;?br />
    果果跑的满头大汗的,兴奋的道:“他们说有人堵了太学,说是要学杂学呢!”

    “那是好事啊!”

    杨卓雪满心欢喜的道:“你哥哥管着太学呢,这是大好事。”

    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那些文人都跪在太学的门外,哀求着要见沈安。等沈安出来后,这些人哭喊着,一定要拜师……

    官人会怎么应?#38405;兀?br />
    杨卓雪觉得沈?#19981;?#24456;矜持的答应,然后那些文人狂喜,就送了好些礼物……

    这个不行啊!是受贿。

    杨卓雪的思绪飘飞,果果却?#24509;?#20123;心思,拉着她出去,“他们说哥哥也没办法呢,嫂子,咱们去给哥哥撑腰。”

    杨卓雪被她拉着去了前面,家中的仆役都在恭贺陈洛和曾二梅成亲,沈安那里?#32536;糜行?#20919;清,只有闻小种在。

    沈安正?#24613;?#20986;发,见她们俩一起过来,就笑道:“何事?#20426;?br />
    杨卓雪问道:“官人,那些人可会发狂吗?#20426;?br />
    沈安一怔,旋即笑道:“他们在某这里狂不起来。”

    他一路到了太学,外面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

    “待诏来了!”

    一声惊呼后,沈安和闻小种就被包围了。

    闻小?#20540;?#22823;了眼睛,?#28304;?#21069;后不停转动,紧张的不?#23567;?br />
    沈安却很轻松,“此事某说了不算,太学说了也不算,你等围在这里真的没用。”

    有人恍然大悟,“太学要扩建得朝中答应才行啊!”

    “对对对,走,去找相公们。”

    一群人恍然大悟,瞬间太学门外就只剩下了沈安主仆二人。

    沈安进去,郭谦如临大敌般的看看外面,说道:“此事老夫本想?#37096;?#30528;,谁曾想你一来就?#21543;?#20102;他们,好啊!”

    好个屁!

    郭谦分明就是在享受这个时刻。

    来吧,全天下的学子都想进太学才好。

    沈安和他往里面去,稍后召集了?#28108;?#20204;来议事。

    庭院深深,阳光炽热,这是一个慵懒的午后,可?#28108;?#20204;都很兴奋。

    郭谦笑道:“这两日来太学的人不少,都想进来。他们一是想进来好考科举,二来顺带也学了杂学。可太学就那么大的地?#21073;?#24590;能接受那么多人?所以还得要看朝?#23567;!?br />
    有?#28108;?#38382;道:“若是朝中不答应呢?#20426;?br />
    “这事影响不小。”

    沈安说道:“此事朝?#34892;?#35201;斟酌,若是太学扩大,会不会对未来?#34892;?#19981;好的影响?#20426;?br />
    郭谦的目光转动,见大家都?#34892;?#40687;然,就说道:“杂学在太学许久了,目下有不少学生正在琢磨……不,叫做研究,不少人在研究这门学问,待诏,他们看?#35828;难?#31070;都?#27426;?#21170;了。”

    “怎么了?#20426;?br />
    沈安偶尔来一趟太学,大多是去指导那些专心杂学的学生,但并未发现他们有什么?#27426;缘?#22320;方。

    郭谦说道:“那些学生看?#35828;难?#31070;?#34892;?#20520;傲,大抵是居高临下的意思,就像是……”

    他指着沈安,突然笑了起来:“待诏,和你有时候的眼神差?#27426;唷!?br />
    沈安一脸懵逼:“某的眼神?#20426;?br />
    一个?#28108;?#35828;道:“是啊!那些学生整日说的那些东西咱们都听?#27426;?#20160;么光,什么电,上次有人引雷电下来,差点被弄死,可第二天还?#20197;?#24324;……都是一群疯子啊!”

    另一个?#28108;?#35828;道:“还有一个,说是试验压力还是什么,结果弄爆了一个猪尿包,差点被弄瞎了眼睛,可他还得意洋洋的说果然是这个道理。”

    呃!

    沈安倒是明白了,他歉然道:“那些小子都是初生牛犊,不过倨傲却是要敲打的,某这就去。”

    郭谦问道:“那太学扩张之事谁管?#20426;?br />
    他是不敢管,怕得罪上面的大?#23567;?br />
    那些?#28108;?#37117;在看着沈安,眼神灼?#21462;?br />
    谁都希望太学能扩大,这样大家的价值才得到最大的体现。

    这个事儿沈?#19981;?#22312;琢磨,不过大家的?#31185;?#37027;么高,他也不想?#32654;?#27700;:“此事某会尽力,只是学生若是多了,大?#19968;?#24456;辛苦!”

    “不辛苦!”

    “待诏别担心这个,教书育人教书育人,若是能教出无数国之?#20658;海?#21035;说是累,就算是死了都?#24066;摹!?br />
    “对,只要来了咱们就会尽心的教,保证不误人子弟!”

    ?#28108;?#23398;生,看着他们成长,最终成材,这种感受旁人很难体会。

    ?#28108;?#20204;热情洋溢,沈安也笑道:“好,此事回头某会去钻营。某还不知道蝇营狗苟这词怎么写,此次?#24466;?#26426;去试试。”

    有?#28108;?#31505;道:“待诏这是谦逊了,这哪是蝇营狗苟,分明就是一片拳拳之心,为了大宋的未来的一颗忠心。”

    这话说的极好,让沈安都心情愉悦,可见文?#35828;?#35821;言艺术之高超。

    随后他召集了那些专攻杂学的学生们议事。

    房间里,沈安看着这十三人,微笑道:“最近在弄什么?#20426;?br />
    陈彦说道:“待诏,学生最近在琢磨弄个切削的东西,可那刀子却不够硬,总是会坏。”

    这是土机床项目,目前由陈彦领衔研?#20426;?br />
    沈安说道:“此事你可去出云观找观主舍慧,回头某写个?#20013;牛?#20320;带着去。”

    陈彦?#34892;?#20449;心不足的道:“待诏,那舍慧乃是有名的道士,怕是不会见学生吧?他那边若是有好东西,会不会不舍?#20426;?br />
    “只管去,那些东西某掌总。”

    “您掌总?#20426;?br />
    学生们都兴奋了起来,有?#23435;?#36947;:“待诏,那些好钢如何能保证韧性和硬度并存的?学生一直弄?#27426;?#36825;个……”

    一连串的问题袭来,沈安笑道:“这些问题你们若是想问,只管去出云观,只是……下一科你等还是去考试吧,好歹给家里一个交代。”

    学生们沉默了,良久,陈彦说道:“待诏,学生刚开始时对杂学质疑颇多,总以为是骗?#35828;?#30340;东西,可后续慢慢的学了……学生这才知道这个世间并非?#20146;?#24049;想象的那样,杂学?#26434;?#23398;生来说就是另一个世界,让学生沉?#32536;?#19990;界。”

    另一个学生吴桐激动的道:“待诏,考了科举就得做官,到时候蝇营狗苟的,哪有功夫来研究杂学?学生不考!”

    另一个学生张祥?#35797;?#36947;:“吴桐这话说到学生的心里去了,看着那些同窗整?#36213;?#29730;磨什么诗?#39280;?#31456;,待诏,学生敢问一句,学了那些何用?#20426;?br />
    学那些当?#24187;?#29992;,毛用都没?#23567;?br />
    “没用!”

     沈安的回答让学生们激动,杨彦说道:“待诏,大宋会写文章,会作诗词的人多不胜数,多我等十余人也?#27426;啵?#23569;我等十余人也不少。我等就不去了,此生只求在待诏的门下研究杂学,?#20102;?#19981;渝。”

    杨彦起身,然后跪下,“恳请待诏恩允。”

    十余个学生起身,然后齐齐下跪,“恳请待诏恩?#21097; ?/div>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老快3开奖号码 pk10冠亚和11算大平台 彩票论坛首页排三藏机诗 深圳风采中5个多少钱 天津时时彩今天的 极速十一选五助手 高手一尾中特 济南群英会投注技巧 体彩新11选5 彩票预测软件大师大全 江苏快三开奖预测和值 三肖公式 nba新浪彩票 浙江快乐12胆拖玩法介绍 2月28号北京单场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