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娱之闪耀巨星 > 243.金马在即
    忽然有人?#30333;?#33258;己的名字,聂唯停下脚步,回头好奇的看了眼。

    只见一位穿着白色羽绒服,胸前搭着麻花辫的女孩真开心的朝着自己挥手,聂唯笑了笑,回应道:“江伊燕。”

    “聂唯,你怎么跑女生宿舍来啦,舒畅和林亦菲都不在哦,你不会是来看我的吧?”江伊燕几?#33050;?#21040;聂唯的身旁,笑着开玩笑道。

    “不是!”聂唯果断的摇摇头,丝毫不顾及女孩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

    “哈哈哈,你要不要回答的那么痛快,我只是开玩笑,还没那么自作多情啦。”江伊燕笑?#25490;?#20102;下聂唯的肩膀,那力?#20154;淙欢阅?#21807;是毛毛雨,但他还是清楚的感受到,女孩在报复。

    不过聂唯心里也清楚刚才的回答很不给女孩面子,这两下不痛不痒的报复就当还债了。

    而?#39029;?#30528;这功夫,聂唯还有细心的打量了一下江伊燕。

    淡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羽绒服,脖子上还系着一条红围脖,穿的虽然?#34892;?#33219;肿,但隐?#25216;?#36824;是能看得出女孩身材优美的线条,不过聂唯真正注意到的还是她背后背的一个黑色袋子,如果没猜错,那应该是吉他袋。

    “你这是要去做?#35009;矗俊?#32834;唯目光扫了眼吉他袋,好奇的问道。

    虽然聂唯并没有直接指出来,但江伊燕从聂唯目光的位置就知道他好奇?#35009;矗?#31505;着回答道:“学校有音乐社?#29275;一?#26159;副社长来着,这不是去做活动嘛。”

    ?#38712;?#26469;咱们学校也有社团啊,怎么没人邀请我?”聂唯一脸迷茫的反问道。

    “那也给抓住你的人不是。”江伊燕苦笑着回答道,一年级的时候,包括她自?#28023;?#22810;少社团首脑都想要拉聂唯进社团来着,可是这?#19968;?#19968;年在学校的日子简?#31508;?#23624;指可数,最后大家抓不到人,心思也就跟着淡了。

    “也对,我这样的高人?#27704;?#37117;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聂唯听了这个回答?#27493;?#28165;了疑惑,顺便还笑着自我调侃了一句。

    不过一提到社?#29275;?#27743;伊燕看向聂唯的眼光就?#34892;?#21457;热了。

    下?#24187;耄?#36825;姑娘毫不?#25512;?#30340;朝着聂唯邀请道:“聂唯,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参加一下社团活动,很有意思的,几个同学在一起因为相同的爱好,玩玩音乐,?#35009;皇裁?#21387;力,而且你可马上就要是要拿金马奖原创电影歌曲的大制作人了,来传授传授作?#39318;?#26354;的经验呗。”

    “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呢,现在恭维我可有败人品的嫌疑。”聂唯笑着开玩笑道。

    金马奖前阵因为台风突袭只得推迟,不过订好的第二日期也已经临近了,就在四天后,而作为入围者,最近聂唯和金马奖联系在一起的话题还真不算少,也?#21387;?#27743;伊燕会提到这件事儿。

    “不怕败,这事儿我们社团都讨论好多次了,全都看好你拿奖,声明我真的没在看玩笑,你的那首《遇见》绝对是我去年听过最感?#35828;?#38899;乐!”江伊燕很认真的说道。

    “这么推崇我?”聂唯带着一丝玩味的目光望着江伊燕。

    “就这么推崇你。”江伊燕坚持的回答道。

    “那?#19968;?#30495;没?#35009;?#25298;绝的理?#38378;恕!?#32834;唯耸耸肩,?#32423;?#21644;同学玩一玩也好,不然四年下来都交不到几个朋友,那这学上的也太没有意义了。

    听到聂唯答应,江伊燕笑颜如花。

    两人一路朝着音乐教室走去,一路上聊?#27809;?#39064;也都相当轻松,笑声也是?#27426;?#30340;响起,不过在谈笑间,聂唯没有注意到的是江伊燕的目光总会不是的停留在他的身上,而眼神中的意味也很耐人寻味,有骄傲,有?#19978;В?#36824;带着一点点挣扎,很复杂的目光。

    骄傲?#20146;?#24049;的眼光,当年聂唯刚刚发迹时自己就相中了他,不过?#19978;?#30340;是他心中早有他人,至于挣扎,或许江伊燕自己内心也不知道在挣扎?#35009;?#21543;。

    就这么一路闲聊着,两个人很快来到了音乐教?#25671;?br />
    当聂唯踏进屋内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教室里的几个人看向自己目光中是多么的诧异,最让聂唯尴尬的是,这几位还都?#20146;?#24049;的同学,可看自己目光却?#36335;?#33258;己出现在这里多不可?#23478;?#19968;般。

    “大家好呀。”尴尬一闪而过,聂唯露出?#27704;?#30340;笑容,热情的主动打着招呼。

    “你好。”

    “聂唯,你好。”

    “好了,这一次是我特意请聂唯来咱?#19988;?#20048;社玩的,他的音乐素养我就?#25381;?#20171;绍了吧,大家抓住机会多多请教呀。”看出来几位社员的尴尬,江伊燕主动站出来拍拍手,笑着说道。

    江伊燕的话让在座的几位社员眼睛同时一亮,虽然和聂唯没有太多交流,但聂唯在音乐圈的大名还?#20146;?#22815;响?#35828;摹?br />
    不过几个男生都不太好意思,反倒是其中的一位女生大胆的站了出来。

    “聂唯,你会吹笛子么?”女孩手?#24515;?#30528;一支横笛,期待的问向聂唯。

    如果说钢琴,小提琴这些,聂唯还真是不会,但是笛子这种华夏传统乐器,聂唯真不是吹,他非常擅长。

    而这一切自然要来?#20174;?#32769;头子的悉心教导了,有那么一位国学大师般的人物教诲着他,也才有了他如今脑海中充盈的知?#35835;俊?br />
    毫不?#25512;?#30340;接过女孩手中的笛子,聂唯放在?#22870;擼?#24819;了想吹?#35009;矗?#24456;快确定后,所有人就见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缓?#21644;?#20986;,轻轻吹响了嘴边的横笛。

    “?#35009;?#26354;子?”聂唯吹了片刻,王丽雯依旧一头雾水,她虽然只是笛子的业余爱好者,但是听过的笛子曲谱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是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聂唯吹奏的这首曲子她敢发誓?#27704;?#37117;没有听到过。

    很快她就意识到,这很可能是聂唯的一首原创,想到这里,她就更激动了,作为笛子的爱好者,有?#35009;?#27604;见证一首原创的演绎更让人激动,更何况这还很可能是聂唯第一次在大众面前吹奏这首曲子,而且这个曲子的曲调也好悠扬婉约……

    如果说王丽雯是为曲子演奏出来的意境所沉迷,那么剩下的人则是深深的折服在了聂唯的技巧上,那几个高音瞬转低音的过程听得他们直想拍手叫好,而几个玩过管弦乐的更是佩服不已,因为他们很清楚这样的乐章吹奏起来难度究竟有多高。

    不过现场只有一个人看向聂唯的目光是特殊的,江伊燕小同学?#19997;?#23436;全就是一个小粉丝的模样,望向聂唯的目光中除了崇拜就是崇拜。

    一曲奏罢,教室里五个人巴掌拍的通红,烘托出一种几十人才有的那种相当热烈的气氛。

    “献丑献丑。”聂唯嘴上虽然谦虚着,但心里得意坏了,好久不碰,本来还以为会失误,哪想到发挥的非常好,全程高能。

    “聂唯,会吉他吗?来一段?”这人叫李建,不过并不是水木大学的那位学霸兼歌手李建,只是京电的一位表演系的普通学生。

    看着他递过来的吉他,聂唯同样没有?#25512;?#25509;过来炫了一小段,掌声自然是接踵而来。

    音乐真的是很能拉近大家之间的距离,本来就是同班同学,之前因为交流?#27426;?#25165;?#34892;?#38476;生,但是随着一起玩玩音乐,大家的关系也在迅速的拉近之?#26657;?#19968;个小时过去后,已经完全可以没?#35009;?#39038;忌的闲聊了。

    不过?#19978;?#30340;是聂唯下午四点在公司还有个艺人会议要参加,只能中途告辞。

    不过聂唯走的时候还是留下了一张表格,代表着他正是加入了这个音乐社?#29275;?#36825;对于这个社团来讲,也算是一份惊喜的礼物了。

    “真没想到聂唯竟然不会钢琴,?#19968;?#20197;为他是全能呢。”聂唯走后,大家早没了练习的兴致,索?#28304;?#22312;一起聊着八卦,话题自然围绕着刚走的聂唯。

    “人家已经很厉害了好不好,就说咱们教室放在墙角的那支琵琶多久了有谁真正弹响过,要不是聂唯来了,我都不知道那琵琶究竟是?#35009;?#38899;色。”喜欢横笛的王丽雯替聂唯说这话,语气里充满了赞赏。

    毕竟作为喜欢华夏古乐的她,最佩服的就是聂唯这种古乐器精通的大师级人物了,教室里许多知识摆设的古乐器,在聂唯的手中就能发出好听的声音,而且聂唯信手拈来就能奏上一段,?#34892;?#26354;子甚至还是他的原创,这样的人物简直堪称古风大神啊,王丽雯一时间都觉得自己快要变成聂唯的脑残粉了。

    “好啦,大家都有自己擅长的嘛,而且我看聂唯朝你们虚心请教的时候,你们也不是挺爽的么?”江伊燕笑着指了指刚才刚才说聂唯不会钢琴的同学,对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指导聂唯的一刻,不得不说内心确?#24503;?#29245;的。

    或许也正是因为聂唯这一点点出糗,才让大家能迅速的拉近和他的距离。

    而此时的聂唯已经赶回了公司,参加这场临时的会议。

    说起来,聂唯真的很不想参加,因为这场会议真的是很?#25381;?#20859;,关键是和自己?#35009;皇裁?#20851;系,?#30475;?#26159;过来帮王?#20381;?#31449;场子的。

    会议从头到尾开了一个多小时,?#34892;?#24605;想都每一个,期间全都是王?#20381;?#21644;王晶花之间的交锋,那叫一个激烈,不过从两?#35828;?#20132;锋?#26657;?#32834;唯又得到了一个重要的?#26029;ⅲ?#29579;晶花那边很多艺?#35828;?#21512;约即将要到期了,续约是王?#20381;?#20877;会议上反复提到最多的内容。

    不过聂唯心下了然,这份儿?#26174;己?#23450;是续不了了,王晶花显然已经有了跑路的准备,怎么可能?#23547;?#26564;交到对方手?#23567;?br />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女?#35828;?#25163;腕确?#36947;?#23475;,聂唯之前那个时空里,她直接挖空了华艺百分之八十的艺人,几乎搬空了这家经纪公司,王忠军甚至喊出‘换做是我走了还差?#27426;啵 ?br />
    可见这个女人心狠起来是多么的狠。

    此时的王?#20381;?#38754;对她,无疑还嫩了些,依旧?#24187;?#22312;鼓里,以为王晶花迟迟不让手下艺人续约,只?#31508;?#23545;方认为自己让出的利益不?#27426;?#21602;,却不知道对方早?#30171;?#22909;了另立山头的注意。

    想到这,聂唯望向王?#20381;?#30340;目光也带上了一丝怜悯,真是一位?#38378;?#30340;大叔啊。

    一个不会有结果的答案,会议自然是草草结束,不过聂唯知道,这样的会议再未来一段时间内会很频繁。

    会议结束了,聂唯却并不能第一时间回家,因为他?#30452;?#21483;道了王?#20381;?#30340;办公室,最佳他找聂唯的?#38382;?#20063;是?#34892;?#39057;繁。

    进屋后,聂唯已经向进自家门一样,到一旁的冰箱里拿了一听可乐,然后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静待王?#20381;?#30340;到来。

    不到五?#31181;櫻?#29579;?#20381;?#23601;回来了,带着一脸的疲惫。

    “聂唯,明天就要启程去宝岛了,服装?#35009;?#30340;都没问题了吧?”坐定后,王?#20381;?#20851;切的问道。

    “这些都是罗媛在负责,我不太清楚,不过这一次合作的?#21069;?#29595;尼,应该不会有?#35009;?#38382;题吧。”聂唯回答道。

    “也对也对,那些国际大品牌肯定会自?#21898;?#22909;关。”王?#20381;?#31505;?#25490;?#20102;下脑袋,自嘲道:“最近忙的头都晕了,问的问题也让人笑话,不好意思。”

    “王总,适时还是休息一下的好。”聂唯劝了一句。

    听了这话,王?#20381;?#30446;光中透着一股欣慰,但还是摇了摇头:“忙过这一段就好,忙了这段就好。”

    听着王?#20381;?#30340;话,聂唯就知道他内心是有多疲惫,不过这事儿自己还真是劝不了,除非告诉他真相,但是那同样是聂唯做不到的,他不是圣人,自己内心策划了两年的事情,怎么可能因为一时内心不忍就自己给破坏掉呢,聂唯才不会做这种损己利?#35828;?#20667;事儿,更何况等到自己完成目标,未必不能给王?#20381;?#24102;来一份儿意外的惊喜。

    王?#20381;?#25226;聂唯叫来办公室,除了聊了下金马奖的事儿,剩下就是说一些有的没的,聂唯都在默默的倾听,看得出这位大老板显然?#21069;?#33258;己当成发牢骚的对象了。

    ?#33267;?#20102;足足一个小时,王?#20381;?#25165;把聂唯放走。

    出了公司大?#29275;?#32834;唯舒了口气,机会已经渐渐临近,自己也要给自己多加些筹码了,而不久之后的金马奖,无疑就是一次加筹码的好机会!(未完待续。)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