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华娱之闪耀巨星 > 473.基石
    周爱国发愁是肯定的,在牛的企业也很难和政府掰腕子,尤其还是跨国生意,就像是这一回,还不是官方的公告就让他的公司损失惨重。

    而让他万分纠结的,则是济州岛的那些产业。

    如果真如消息所说的那般,济州岛会取消自治道计划,那么济州岛的地产业受到的打击绝对要比现在严重的多,甚至可能直接把周爱国的公司直接拖垮。

    可是这些年来周爱国?#38405;?#29255;土地投入了全部的精力?#25512;?#26395;,就这么放弃,他绝对不?#24066;摹?br />
    而这时候能帮他拿主意的,怕是只有当初劝说他去济州?#21644;?#36164;的聂唯了。

    “周叔,我敢肯定,这个消息一定不准确,而且我敢保证,济州岛变成特别自治道估计不会太久了!”聂唯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你是说济州岛最近就会变成特别自治道!?”周爱国惊呆了,实在是聂唯的话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聂唯朝着周爱国点?#35828;?#22836;,坚定着自己的观点。

    因为聂唯是最清楚未来济州岛走向的人了,也正式因为知道了答案,他也从最近的一些关于济州岛的新闻里发现了很多被常人所忽视的蛛丝马迹,明面上看济州岛原本的发展计划确实受到了打击,但是在聂唯这个?#34892;?#30340;眼中,一些看似不着边际的新?#29275;?#21364;和济州岛的发展紧密相连在一起。

    例如三星在去年下半年准备在济州岛开发一家顶级的高尔夫俱乐部。

    例如乐天集团扩大了自己在济州岛的有机绿茶培育基地。

    例如济州岛兴建了多少所中小院校,某地?#30452;?#24320;发出多少的旅游价值等?#21462;?br />
    类似种种的新闻还有很多,从商业、政治到文化,覆盖全方面。

    这些新闻往往只是在网上被小小的报道了一番,而且也不集中,看似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互相之间?#35009;皇裁?#32852;系,但是在聂唯看来,这些却都是一个个信?#29275;?#35777;明着济州岛价值的讯号。

    如果不是聂唯早就知道答案,这些消息还真是很容易就被忽略掉。

    而现在这些?#26029;⒕统?#20026;了聂唯说服周爱国的底气,济州岛的产业自然是不能卖的,于此同事,这一次的事件在聂唯的严重和还是一次非常好的几乎,地产公司股票大跌,注定会有股民跟风?#36164;郟?#38500;此之外地产公司的董事会中也肯定会人心浮动。

    这些股份聂唯是一定要拿下的,?#36824;饈亲?#38065;的问题,还能够帮周爱国稳定董事会,总之是?#20040;?#22810;多。

    半小时后,周爱国整个?#35828;?#24863;觉已经轻?#38378;?#19981;少,聂唯的劝说显然是很?#34892;?#29992;的,那么剩下的就是趁这个机会?#31456;?#32929;权了。

    想要?#31456;?#32929;份,钱是必须的,好在这些年聂唯的投资不是白做的。

    “我的投资公司手下有一些项目可以立刻套现,估计能?#31456;?#20004;亿美金以上的资金。”聂唯说道,这话倒是让周爱国挺惊讶的。

    毕竟聂唯这些年发展了不少的实业,尤其是去年买下的?#20146;?#21830;业?#34892;?#26356;是耗费了不少的金钱,他没?#31995;?#32834;唯竟然还能有这么多的现金能够支配。

    “现在套现的话会不会有所损失?”周爱国不想因为自己而让聂唯的利益受损。

    “损失肯定会有的,但是和收益相比就算不得?#35009;?#20102;,放心吧周叔,我都是选择那些已经发展到极限的投资去套现的,那些还有长远利益可以挖掘的项目,?#20063;?#20250;傻到现在去动。”聂唯笑着回答道。

    这些年他在国内和国外真是投资了不少的项目,因为有着超越这个时代的前瞻性,聂唯的投资很少有赔钱的,尤其是那些科技股,涨势真的是非常的厉害,为聂唯带来的收益也是相当的高,套?#33267;?#20010;亿的项目?#38405;?#21807;来讲还真不算伤筋动骨,更何况用这些钱收回的那些股份在聂唯的计算中绝对是大赚特赚的。

    “两个亿美元,也就是十六亿多华夏币,我这边凑凑也能拿出十亿左右,可是如果真如同你说的那般,这些钱还是太少了。”周爱国觉得如果真如聂唯所说的那样,那么这一回的机会真的算是千载难逢了,二十六亿所能?#23637;?#30340;股份显然已经?#34892;?#28385;足不了周爱国的胃口了。

    “叔,你们公司不是?#34892;?#33891;事对繁星矿泉水公?#31454;芨行?#36259;么?我们可以用矿泉水公司的额股份和他们等价交换地产公司的股份。”聂唯在一旁说道。

    聂唯这个提议让周爱国陷入了深思。

    水厂目前为止在聂唯的策略下发展的很好,每年的财政收入报表都挺漂亮了,虽然和国内那些矿泉水巨头还有一定差距,但是在国内中高?#19997;?#27849;水市场中,繁星这个?#25918;频目?#27849;水系列已经占据非常重要的一席之地了。

    繁星水企业发展前景光明,利益不菲,自然也引起了很多?#35828;?#27880;意,周爱国明里?#36947;?#34987;不少人示意过希望能入股水厂,可是无论是周爱国还是聂唯都不是缺钱的主儿,繁星饮用水公司?#35009;?#26377;?#35009;?#24613;速扩张的盲目需求,在收益很好的前提下哪里需要别人进来分钱。

    ?#36824;?#36825;回不一样了,水厂虽好,但是在聂唯的眼中只是一份儿副业,当它可以换取更高利益的时候,它自然就不是?#35009;?#38750;卖品了。

    周爱国很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既然聂唯都提议了,他更没?#35009;?#22909;说的:“这个建议可以,?#36824;?#23601;算要换,我们也不能吃亏,这事儿交给我,我保证用这份儿股份换到最大的利益!”

    “?#29275;还?#25919;府那边不要忘记打招呼。”聂唯没忘提醒道,水厂的拥有者除了他们爷俩外,当地政府也是参了一股的,虽?#27426;?#26041;只知道收钱不管事儿,但在股权变更的时候,还是要知会对方的。

    对此周爱国自然是晓得的,但对于聂唯的提醒他还是笑着点点头。

    随后的时间,聂唯和周爱国谈了很多,都是对这份儿计划细节上的补充,两?#35828;?#26202;饭甚至都是在书房吃的,两人一直交谈到晚上十二点才被看不下去的?#28072;?#32473;强制送回了各自的房间。

    而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吃过早饭后,又把自己关进了书房,完成昨天没有完成的任务。

    直到三天后,聂唯和周爱国才算是大致完?#38378;?#36825;一次的商业计划,虽然其中还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但是时间不等人,如果不趁着最近这个好机会发动的话,迟了这份儿计划做的再完美?#35009;?#29992;了。

    ?#38712;?#32473;我三天时间,资金一定会到账。”聂唯保证道。

    “剩下的就看我的吧,这一回我要拿回公司的控股权。”周爱国也是雄心勃勃,拿回控股权就要手里超过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份,这是一个很难的目标,?#36824;?#26159;钱能解决的问题,但是周爱国现在手里有不少好牌,所以决定要试一试。

    “?#19994;?#24744;的好消息。”聂唯笑着祝福道,周爱国也乐呵呵的拍了拍聂唯的肩膀,曾几何时那个叛逆的少年已经成长到可以和自己肩并肩承担责任了,男孩已经变?#38378;?#30007;子?#28023;?#36825;让周爱国也更加欣慰,至少?#38498;?#31561;他退休,聂唯完全可以有能力胜任他留下的位置。

    接下来的计划聂唯除了?#25991;輩文?#20043;外,能参与的已经?#27426;?#20102;,而且他还有他的任务在身,就比如在宝岛的徐苍龙,怕是早就等急了了。

    一天后,在华艺公司,聂唯接见了这位在宝岛很有名望的游?#20998;?#20316;人。

    “徐先生,您好。”

    “聂总,您好。”

    “听说徐先生很久没来内地了,不知道这一次来有?#35009;?#24863;想?”

    “呵呵,确实,内地的变化蛮大的。”

    双方握手寒暄的同时,聂唯也打量了一下这位宝岛的知名制作人。

    徐苍龙的形象很普通,发型看得出只是简单打理了一下,穿着也很普通,格子衬衫配上牛仔裤球鞋,再加上脸上带着的一副黑框眼?#25285;?#26631;准的宅男装扮。

    如果把他扔到大道上,怕是没人会认为这是一位在宝岛鼎鼎大名的游?#20998;?#20316;人,相比较姚仙?#25512;?#27966;多了,?#30475;?#21644;聂唯见面都是西?#26696;?#23653;的,更像是一?#36824;?#21496;的大领导。

    ?#36824;?#20004;?#35828;?#27668;?#39318;?#25198;也和境遇有关,姚仙现在确实已经做到了领导的位置,而徐苍龙也还仅仅只是一位游?#20998;?#20316;人而已,前面甚至还要加上一个‘不得志’的标签。

    ?#36824;?#21040;底是曾经辉煌过的人,自有一番迥别于普通?#35828;?#27668;?#29275;?#33267;少在面?#38405;?#21807;时,他并没有表现出紧?#29275;?#20171;绍自己游戏的构想时,思路格外的清晰,言语也很能打动人心。

    而徐苍龙在?#27426;?#35762;述的过程中,也在观察着聂唯。

    和姚仙见到聂唯的第一印象一样,徐苍龙见到聂唯的第一印象也是震惊于聂唯的年轻,虽然早就知道这位大金主年级才?#23637;?#20108;十岁,在网上也搜过他的照片资料,可是当真正面对这个?#35828;?#26102;候,还是不由自主的感慨起来。

    而让他自己都感到很违和的是,对面坐着的人外貌年轻的过分,但?#20174;?#32473;他一种十分沉稳的感觉,就?#36335;?#33258;己面对昔日公司的领导一般,不,这人简直比那些大老板还要有气势,往哪里一座就给徐苍龙一种面对巨山的感觉。

    而让徐苍龙心里打怵的是,自己在叙述游戏的过程中,?#35009;?#24536;?#24615;?#20123;条件,像是在说运用引擎的时候,?#35009;?#24536;稍稍提出游戏引擎的使用费用等等,类?#39057;?#36824;有很多,往往那些老板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露出些表情,可是聂唯的?#25104;?#19968;?#31508;?#37027;么淡然,这让他一点都抓不住聂唯的心思到底如何。

    “这么说你的游戏计划其实是对原作的一个补全?”聂唯忽然开口道。

    “没错。”徐苍龙不可否认这一点,聂唯随?#27425;?#36947;:“那游戏的版权方面呢,现在是在你手中还是在原公司的手中?”

    ?#38712;?#21407;公司的?#31181;小!?#24464;苍龙额头?#34892;?#20882;汗了,聂唯句句都问在重点上,刚才看聂唯的态度还以为对方没认真听,现在才明白,对?#21483;?#37324;其实早就有数了。

    “那就意味着我们还要额外付出一部分版权费用,那么你觉得这一部分的支出会是多少呢,你的报告里并没有提及这一点,还有你们公司的态度如何,会不会放开版权,你有做过?#35009;?#36825;方面的计划么?”聂唯指着报告问道。

    ?#38712;?#26102;还没?#23567;!?#24464;苍龙回答这话的时候都?#34892;?#24515;虚,因为再来之前,他只想着游戏该怎么制作,对于版权的问题,考量的确实?#27426;唷?br />
    ?#36824;?#24456;快他就补救般的说道:“《武林群侠传》不同于我制作的《金庸群侠传》,这部游戏实际是就是一部未完成品,对于这部游戏原公司也并不重视,不然也不会在?#31508;?#30733;掉它,所以版权费用方面不会太高。”

    说完,徐苍龙?#37027;?#30340;打量了下聂唯,却发现聂唯只是淡然的点?#35828;?#22836;。

    “继续。”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说道,徐苍龙怔了下,随后才明白这是聂唯让他继续介绍自己的游?#20998;?#20316;计划呢,可是版权这事儿算不算是翻篇了?他心里?#27490;?#36947;。

    半小时后,徐苍龙把自己能说的全都说完了,看着一?#38405;?#21807;秘书刚?#25112;?#26469;倒满的茶壶,也顾不得?#35009;?#24418;象,直接喝了满满一杯。

    聂唯很?#24515;?#24515;的等徐苍龙喝完水才开口说道:“你对这部续作的资金要求是两百万?”

    听到聂唯提到投资的问题,徐苍龙精神一阵,一边点头一边回答道:“是的,聂总,你不要觉得这份儿投资多,这里面其实还包括了工作室的场地费用,机器配置,还有人员的工资等等,两百万真的是最低的底线了,再少的话我怕是很难保证游戏的质量。”

    “两百万是最低底线吗?”聂唯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抬头看着已经渐渐露出忐忑神色的徐苍龙,笑着说道:“这个投资的额度我可以接受,?#36824;?#25105;有一个要求,徐先生您可以听一下再决定。”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