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一十节 风暴(2)
    冰冷的雨水?#20919;?#27813;沥的顺着宫阙的屋檐流下,打在回廊的散水上,发出滴滴答答的悦耳声响。

    大汉皇后卫子夫,在几个侍女搀扶下,走在回廊?#23567;?br />
    她喜欢这样的冷雨天,虽然寒冷,但?#20919;?#27813;沥的雨水,总能让她回忆年轻时的日子,回想起,年少之时,与姊妹兄弟在平阳县嬉戏的时光。

    那时候,虽然穷困,虽然身份低微。

    但兄弟姊妹,感情非常深厚。

    那时候,长兄卫长君,总是带着她、卫青还有小弟卫广,在雨中的平阳侯府邸的回廊中嬉戏。

    有时候,母亲还会给些零食。

    诸如枣子、杏仁一类主人家待客后吃剩的东西。

    兄弟姊妹们,别提多高兴了。

    长兄总是很宽厚,将吃的都让给她和妹?#26790;?#23569;儿。

    卫广总是最调皮的一个。

    而从兄卫青,则比较沉默。

    ?#19978;?#21834;……

    如今,兄弟姊妹俱亡,独她一个还活在人世。

    走到一个小亭子前,卫子夫感觉?#34892;?#32047;了,便让人将她搀扶到凉亭里,坐到栏杆旁。

    看着亭外的雨水,她隐约仿佛看到?#35828;?#24180;的平阳人物。

    看到了总是在憧憬着未来的小弟卫广,看到了总是喜欢在?#32422;和?#19978;戴上一朵小花的妹?#26790;?#23569;儿。

    “本宫老了啊……”卫子夫轻叹着:“不然?#25105;?#36817;来总是怀念当初?”

    “陛下可不老……”一直服侍在左右的大长秋淳于养笑道:“陛下,才?#36824;?#20845;十呢!”

    “汉?#19968;?#21518;,历来高寿!”

    “太皇太后,活了八十有七,王太后也寿七十余……”

    “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可是黄老学造诣高深的?#20185;?#20185;!”卫子夫听着笑道:“本宫可没有她老人家那?#26149;?#30340;养气功夫!”

    “陛下不是也在研读黄?#29616;?#23398;吗?”淳于养笑道:“再说了,奴婢闻说,侍中张子重也是黄老学造诣高深之人,陛下若有不解,可以延请张侍中入宫,为陛下讲演黄老精要!”

    “有张侍中之助,寿八十也未必言老……”

    卫皇后听着,笑了起来:“张侍中,乃是天子近臣,本宫不好招之……”

    但心里却未免有了些想法。

    没办法,汉家东宫,就有着笃信黄老思想的传统。

    曾几何时,东宫太后就是黄老思想的最大支持者。

    文景之治时,那些慵懒的黄老大臣,能够顺利执政,多?#24403;?#22826;后、窦太后的鼎力支持!

    卫子夫年轻时,其实不喜欢那总爱谈玄,绕来绕去的黄?#29616;?#35828;。

    但到得今日,却越发的喜爱和欣赏黄?#29616;?#35828;。

    一部《道德经》更是几乎被她翻烂,越看越觉得真乃至理名言。

    ?#20185;?#33509;水,水利万物则不争。

    一句话,道破了宫廷之争的关键。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宦官,慌慌张张的跑来,禀报道:“皇后陛下,长平侯求见……”

    “卫伉?”卫子夫垂下眼帘,?#34892;?#19981;是很高兴,问道:“这纨绔子,又作了?#35009;?#23421;?”

    对于这个侄子,卫子夫真的是心?#37048;?br />
    自从乃父卫青去世,他?#32479;?#24213;的没了人管制,胡作非为,无法无天。

    要不是,其是?#32422;?#20356;子,又是卫青嫡子。

    脑袋都不知道掉了多少回了。

    ?#27426;?br />
    想了片刻,卫子夫也只能无奈道:“?#20852;?#36807;来吧!”

    没办法,再怎么说,他也是从兄的嫡子,平阳公主的继子。

    当初,平阳公主临终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继子了。

    再三恳求,甚至拉着?#32422;?#30340;手哀求,一定要保护好、照顾好她的伉儿。

    ?#27426;?#20170;年卫伉都快四十岁了,却还是长不大。

    几乎就是一个巨婴。

    卫子夫甚至怀疑,若是哪天?#32422;?#19981;幸薨去。

    这个侄子能不能活着撑过?#32422;?#30340;丧期?

    本想干脆?#36824;埽?#20294;?#30475;危从?#19981;得?#36824;堋?br />
    人老了,就是这样。

    念旧,心肠软,舍不得亲人。

    ?#27426;?#26102;,卫伉就被带到了小亭?#27704;鎩?br />
    “姨母大?#21496;?#25105;!”一见面,卫伉?#25512;?#36890;一声,跪到地上,磕头顿首:“姨母大?#21496;?#25105;!”

    “何事?”卫子夫摇摇头,无奈的问道。

    “昨夜陛下派那执金吾抓了候神使者公孙卿……”卫伉立刻抬头,说道:“那老?#19968;?#34987;抓以后,就满嘴胡言,攀咬起侄臣,说曾与侄臣私?#20445;?#27442;暗害侍中张子重……”

    卫子夫听着,猛然起身,瞪大眼睛,厉声问道:“那你到?#23376;?#27809;有?”

    卫伉?#28216;?#35265;过?#32422;?#30340;姨母如此,顿时被吓了一大跳,抖抖索索的摇头:“侄臣?#27597;?#21834;?”

    “在本宫面前都不说实话吗?”卫子夫狠声问道。

    “侄臣……侄臣……”卫伉满脸惊惧,断断续续的低着头,嘟囔着:“侄臣一时鬼迷?#37027;希?#34987;贼臣所惑,行差踏错……”

    “汝……汝……”卫子夫听着,气的浑身发抖。

    她太清楚此事的敏?#34892;?#20102;。

    虽然不知道,这一切的缘由,究竟为何?

    但天子既然让执金吾出手了,那么肯定不会就此罢手的。

    更关键的是——此事将?#29616;?#25439;害太子和太孙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局面。

    若被天下人知道,太孙的左右股肱,天子的?#27597;梗?#20365;中张子重居然被太孙的表叔构陷乃至于阴谋暗害。

    别说卫伉了,就是?#32422;?#36825;个皇后,怕也讨不得好。

    所以,卫子夫?#26438;?#24378;令?#32422;?#20919;静下来,数十年的皇后生涯,使她?#26438;?#30340;找到了破局关键。

    她转过身去,立刻对淳于养道:“大长秋,你马上持本宫节旄,去将侍中张子重延请入宫……就说本宫欲向其请教《道德经》之经义……”

    “诺!”淳于养领命。

    “田少君……”卫皇后又对另外一个女官吩咐:“汝即刻持本宫印信,去建章宫,打?#36739;?#24687;,务必得知天子对?#35828;?#24577;度!”

    “诺!”

    “杨素!”

    “汝即刻去茂陵,将大将军生?#20843;?#29992;的甲胄取来!”

    将这一切安排妥当,卫子夫才看向卫伉,一脸厌弃的道:“逆子,汝给本宫跪到椒房殿门口去!”

    “姨母大人……”卫伉一脸难色的道:“如今正下雨呢……”

    要是淋湿了,可就会感?#21834;?#24471;病的……

    “淋死最好!”卫子夫狠声道:“还不快去!?左右,给本宫严加看管,不可让这逆子有片刻偷闲!”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河北燕赵风彩20选5走势图 福建快三走势图i 2019双色球53期 e球彩走势图 浙江省体彩20选5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江西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江苏体彩11选5直播 福彩快三 二十五选七开奖记录 彩票大奖无人领奖 棒球帽子厂家批发 陕西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体彩快乐扑克直播 期特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