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 第2955章 大碑楼
 不怪苏金这么直接,这么拽。

尽管他来这百界会,但对于其他德高望重的大能而言,还尚算是小辈,在宣布百界会开始时,他作为选手身份,却被安排在了龙河天尊旁的位置,这本就不寻常。

再者,小通天教主提醒他小心龙河天尊,更是让他知道,此人恐怕本身就?#30343;?#20010;善类——龙河天尊会回应吗?

苏金倒是想,他是真的期待!如果回应,就此揭开,或者现在龙河天尊对他出手,他都无比兴奋,要知道白晓棠的父亲,既然有灭天尊一指之法,他还怂个屁——“刚刚被他收起的那个女孩……”龙河天尊脸色?#34892;?#38452;沉。

作为琳琅神地之主,百界会开了不知多少次了,他却不知道这第二关浮尸深渊有如此神秘存在。

“非比寻常。”

东山圣尊?#34892;?#38663;惊,传言给龙河天尊。

“那个女孩被夜帝从星眼神棺中带出,生机盎然,显然还活着,此女断不能落到他的手上。”

龙河天尊说道。

?#38712;?#20204;怎么办?

要现在撕破?#24120;?#36319;他斗上一斗?”

东山圣尊问。

“此事诡异——”龙河天尊缓缓传音道:“旱魃天女和天冥老?#33487;?#22312;他的一?#21073;?#28009;然天尊还不清楚立场,还是保险一点,到了第九关,他想活都难,必死无疑!”

“……”很遗憾。

许多人都想龙河天尊回应一下,但对于苏金的挑衅,这位神地之主压根都没有任何表态,这不止让苏金失望,连许多想要吃瓜的观战者都大呼不解——苏金在原地站了十个呼吸,见龙河天尊不回应,他一笑了之,?#30343;?#24515;里还暗暗?#34892;┛上В?#30475;来这位神地之主还真要等他到第九关才会动手了。

“下去吧。”

苏金看着小通天教主几女说道。

“龙河天尊恐怕?#20852;?#22270;谋。”

秋大葵也看出了不对劲,小声传音给苏金说道。

“无所谓。”

苏金伸了个懒腰,毫无顾忌的放言道:“这次百界会,谁招惹我,我灭谁,哪怕再强的天尊我也不惧!十个八个不嫌多,?#24597;?#36807;来便是,全灭了。”

这么自信了吗?

小通天教主的美?#24656;杏行?#30097;惑。

虽然苏金很狂——但是不可能抗衡的了十个天尊吧!最后,小通天教主欲言又止,关于那神秘的女孩被苏金带出之事,?#35009;?#26377;再问。

在药儿一脸崇拜的表情下,苏金带头率先朝着浮尸深渊落了下去,接着是小通天教主三女——阴暗的虚空,到处飘逸着血腥的气息,深渊中最常见的便是尸体,苏金看到了身上佩戴各种仙门标志的弟子,这些多是不久?#23433;?#36523;亡此处的。

“这是……这是我神地门徒。”

凤紫妃脸色惨白,?#25112;?#30475;着一位女弟子的尸身说道。

“刀伤。”

苏金瞥了一眼,淡淡道。

“这一刀的刀意?#20204;浚?#19968;刀劈死了?#37027;?#22810;修士,使出这一击的?#35828;?#24213;是谁,竟然敢在此处大行杀戮之事,难道就不怕外面的?#25490;杀?#22797;吗——”秋大葵?#34892;?#22909;奇,看到这一幕也是?#34892;?#24515;寒。

“不怕,因为看过那一刀的人都死了。”

苏金并不理会凄惨的场景,他在几个呼吸后终于接触到了深渊之底。

这浮尸深渊很奇怪。

四面八方都有风传来,在黑暗中显的尤为诡异,而这些神秘的风向,更是成了不少修士的陨落场,那些风旋不亚于神兵利器,一旦陷入其中便很难脱身。

而这里,好像存在了永无休止的黑暗一样,没有亮光,只有不知哪里来的风、以及永恒的黑暗——“师兄,快看那里。”

药儿指向西处方位惊叫起来。

小通天教主也顺势看了过去。

那里并不远,几人的视力都可以看清景象,那里有一片尸?#21073;?#38271;久以来,尸山中多是风化了的骷髅,但令人匪夷所思的,却是每一次百界会,这里都会多出上万或上十万的新尸,且都是无声无息的死去,血液染遍了尸山每一个角落。

“那尸山上长了一朵花。”

秋大葵?#35835;?#19979;。

“没错,是厄难花——”药儿激动的脸色通红,“我要把它?#19978;?#26469;。”

“厄难毒花?

天尊都避之不及的毒花,蕴含世上最强尸毒之物,你还是别这么做了。”

小通天教主皱眉起来。

苏金看了过去,那花朵好像灯笼一样,通体黑红妖艳,植株高约八尺左右,有种独特的香味儿正在随风飘逸,虽然很淡,但他还是能闻到的。

“我能采到的。”

药儿笑嘻嘻道:“要知道,这可是我的本行哦。”

小通天教主转念一想,要知道药儿可是神农传人,采一株花肯定?#30343;裁次?#39064;。

“需要帮忙吗?”

苏金问道。

“师兄只需要注意没人跟我抢就?#23567;!?br />
药儿说。

“肯定没人跟你抢……”苏金?#34892;?#27735;颜。

因为苏金知道情况,当初他获得烛龙神毒时,那烛龙神树都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几乎没人敢去沾?#26223;?#28857;,谁会抢这种玩意。

药儿深吸一口气,几个步伐便走上了尸?#21073;?#37027;些在这里陨落的修士,表情让人看了非常奇怪,不但没有恐惧,而?#19968;?#37117;是含笑而终,这让药儿心里生出了一丝疑虑。

轰隆隆——正当药儿急速接近的时候,她背着的‘神农鼎’却是微微摇颤起来,她心里当即紧张起来,目视四周。

苏金也发现了情况!整座尸山都在剧烈震颤,鲜血纷纷抖落,场景简直跟十八重地狱一般可怖!轰!轰!苏金睁着摩诃镇狱眼,看向最西面的一幕,那里有一只青灰色巨型神龟正在迈开步伐,声音正是由此出现——那神龟,单单计算背上的壳都足足有三千里的方圆,上面龟甲纹洛,鲜血纵横,血?#21644;?#22914;河流一样四处融汇,这只神龟太大了,大的骇人,而更让苏金重视的,则是在巨型神龟的背上,那一块龟甲有一座大碑楼。

碑楼跟龟身相比,虽然很小,但那大碑楼下却挂了一个古朴的青钟。

钟上坐了个红衣女。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