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盖世唐皇 > 第三百二十章 龙骨道兵
“这个啊——”

张雨柔的面上,现出了几分得色:“这是刚才张真君帮我炼?#39057;?#40857;骨道兵!”

她一边说着,一边示意那黑衣人解开了斗篷。然后一具奇特的白骨骷髅,展现在?#27515;?#19990;民二?#35828;?#30524;?#21834;?br />
这龙骨道兵,大致是人形的骨架,可四肢骨骼却不似?#27515;?#30340;正常骨骼那般细小淡薄,是非常粗大,是那种看起来就稳固结实的造型。在它的躯壳外围,还环绕着一层白骨装甲,几个关节,甚至还有着倒刺,给人?#32422;?#22266;厚重,威武雄壮之?#23567;?br />
此外那骨头材质,也是如玉如钢一般的?#23454;兀?#34920;面更泛着仿佛金属的光泽,不似人骨般的森白脆弱。

而在它的头部眼眶处,则有两团幽火燃烧。

“龙骨道兵?这有何奇异之处?”

长孙无忌也好奇询?#39318;牛?#22312;他看来,这只龙骨道兵也?#30343;?#30475;起来威武一点而已,并?#30343;?#20040;很出奇的地方。

而下一瞬,那龙骨道兵就蓦然拔剑而出,向三丈之外的一张桌案遥斩。随着‘嗤’的一声轻响,那桌案就蓦然一分为二,断口处居然光滑无比。

长孙无忌的神色,顿?#26412;?#20957;重异常:“罡气外放,武道三品?”

也就是说,这头龙骨道兵,可以很轻松的将他长孙无?#28903;渡薄?#36825;顿时让他的心绪,更加的沉重。这个丫头,居然在武力上,也把长孙无忌给碾压了。

李世民则看出这龙骨道兵的实力,只怕远不止是三品。这一剑挥出,后者似乎是随手为之,很轻松的感觉,显?#30343;?#36824;有着很大余力。

“张空明怎么就这么舍得?在炼?#39057;?#27861;门,想必很不一般,”

当李世民问出这句之后,他就若有所悟:“你现在,是已经拜在天师府的门下了?”

张雨柔眼里的得瑟不由更为浓郁,哪怕是以李世民的道法修为,也没能够看出?#32422;?#22312;‘龙骨道兵’的究竟。

蕴藏着史万岁一线残灵的道兵,那自?#30343;?#38750;同寻常的,任何炼制龙骨道兵的法门都不能与之相比——

“我现在就是天师府门下的?#31456;?#21035;传,拜师的仪?#21073;?#20043;后再补上,不然他哪里肯出手帮我炼这道兵?”

她一边说着,一边指挥着这道兵继续挥剑,只刷刷几下,就?#35328;?#24080;篷里面的桌椅,全数剖成两半。

李世民没有阻止,对他而言,制作这种家具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28784;?#26377;木头就可以。

倒是张雨柔的这副新奇劲,让他颇觉有趣。

“据我所知,天师府可是出了名的家底丰厚,雨柔你可别被这一具道兵给忽悠了。你的天赋很罕见,按照道书中的记叙,一百年都不过两三人而已,未来前?#22871;?#23450;远大。”

“这个我知道,没让我那?#30343;?#21460;占便宜,”

张雨柔的眼中,再次现出?#35828;?#24847;之情,接下来她似乎又想到什么,转过头语声认真问:“这些天你应该有空吧?能不能帮我的‘仇血’,?#21487;?#25171;造出一尊墨甲?材料钱都由?#39029;觶?#25105;?#28784;?#26368;好的。”

“这仇血是谁?”

李世民先觉疑惑,可他随后就通过张雨柔的视线,知晓了究竟。那应该是张雨柔,为这具百骨道兵取的名字。

他的神色,不由益发的诧异:“你这具龙骨道兵,还能够驾驭墨甲吗?”

在战国后期,‘龙骨道兵’之所以会迅速衰落,其实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墨甲——

龙骨道兵无疑很强不错,在所有的道兵都是最拔尖的一种。如果炼?#39057;?#27861;,它们甚至可以与同阶的武者匹?#23567;?#21487;问题是战国后期的那些武师们借助墨甲,可以很轻松的将前者碾压。

所以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35828;笔?#30340;许多术师面?#21834;?#20182;们到底是花费巨额金钱,继续炼制最顶级的‘龙骨道兵’,还是以不足不到十分之一的价格,获得实力稍稍逊色个两三筹的其他道兵——且即便是后者,在墨甲面前,其实也是很不划算的。

所?#38405;?#24597;时在如今这个术法不断推陈出新的年代,道兵这种东西也?#30343;?#24456;常见。

道门只中,更流行不需要多少花费的降神术与请神术。

所以此刻,李世民的震惊就不难理解。能够驾驭墨甲的龙骨道兵,价值可就完全不同。

天师府在龙骨道兵上的研究,居?#28784;?#21040;了这个地?#21073;?br />
这个时候,这点李世民都感觉艳羡了,看着那‘仇血’定定入神,

“这是天师府不外传的?#24187;?#31192;法,条件非常的?#37327;蹋?#22825;时地利还?#26143;?#36130;缺一不可。?#32469;?#26159;后者,反正穷人是别想了——”

张雨柔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她并?#30343;?#20449;不过李世民,问题是旁边还站了一个长孙无忌。

而史万岁的事情,又事关重大,过于敏感,稍稍泄露一些风声,就可能引来不测的恶果,张雨柔不能不慎。

此外她也不全是信口雌黄,‘护法别驾’之术,虽是在?#39621;?#21508;派都有流传。可张空明刚才施展的,的确是天师府的独特法门之一,与众不同。

除此之外,她这?#30343;?#21460;,还为她动用了大量压箱底的材料,价?#24213;?#35745;二百万三十万贯,以确保这具龙骨道兵,有着接近于无限的成长性。

而这笔花销,自然还是得由她?#32422;?#26469;出——

“原来如此!”

李世民这才释然,他心想也对。天师府的这种祭炼道兵之法,想必是有什么限?#39057;模环?#22823;规模的使用。否则的话,这种道兵早该盛行于世了。

摇了摇头,李世民又神色迟疑的说着:“这个月,我恐怕是抽不出太多时间,也不知最后,能不能让你满意。总而言之,先试试看吧。”

他已看出这尊道兵,即便能够驾驭墨甲,也必须是特?#39057;?#37027;种。?#34892;?#22810;零件,必须由他亲手制作。

否则的话,哪怕是那些王阶,甚至神阶层次的墨甲,仇血它都没可能驾驭。

“那就是能了?”

张雨柔将她娇俏的下巴微扬:“我要最好的,钱?#30343;?#38382;题!”

“我知道,总之?#28982;?#27931;阳,看看黑市里面有什么存货再说吧。”

李世民发出了一声轻叹,这位富甲天下的张家大小姐,总是让他很无奈,很受伤,

※※※※

李世民原本以为在这场风波之后,天子多半是再没有冬狩的兴致的,这一两天内就会启程返回东都。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们在这里又呆了整整三天,直到整个冬狩完全结束。

——这其实已经算不上一场狩猎,十二万大军四面合围,将御苑里面还活着的动物驱赶到了一处,然后一起射?#34180;?br />
这让随行的众?#21988;?#20844;大?#24524;?#20852;不已,不过天子本人却似乎很满意,笑容?#27704;茫?#20284;乎一点都?#30343;?#21040;前几天那场谋逆大案的影响。

而如果?#28784;?#25805;训的目的来看,参与这次冬狩的所有禁军与骁果,也确实都表现的很不错。

这个时候,李世民却是疑惑不已。

他自三天前开始,就一直伴随在天子的御辇旁边。然而他这个‘直寝将军’的职司,其?#24471;?#19981;符实。

他现在既没有隶属于‘直寝将军’这个职司之下的部属,也不需要守卫天子寝宫。似乎这个身份,就?#30343;?#35753;他能够近距离的伴驾随行而已。

此外天子之前曾说过,一旦有空就会招他详叙的,可之后连续几天都没有动静。

二就在李世民,以为皇帝已经将这件事情遗忘的时候,在冬狩结束后的当天夜里,天子却突然摈斥了身边绝大多数的内侍,只独独将王崇古与李世民,留在了御帐之内。

之后皇帝开口的第一句,就让李世民惊喜莫名:“爱卿你?#38405;?#40857;八部这个组织,知道多少?”

“臣略知一二!”

李世民没有装无知,他知道杨广是不会信的。

“臣的三弟李玄霸死后,?#30422;?#20182;曾经遣?#35828;?#26597;究竟,发现了一些魔龙八部的蛛丝马迹,可是——”

天子的面上,毫无表情:“是因发现与齐王杨暕有涉,所以不?#30097;?#20837;是吗?”

李世民将头微微一顿,并不言语。

齐王杨暕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早在三天之前,这位皇子与其亲眷,就已被皇帝明令圈禁。

齐王府的内?#22871;?#31649;曹问,则是当场就以一杯毒酒自尽,而其余齐王府的掾属,也都被全数夺职下狱。

据说最初天子盛怒之时,甚至有了赐死杨暕的打算,可终究还是被萧后殿下?#30333;。皇?#22280;禁了事。

所?#38405;?#24597;这位齐王再怎么不堪,也是陛下与萧后的嫡子,?#30343;?#20182;能够评述置喙的。

天?#24189;?#20013;,此时一丝精芒?#28860;骸?#38500;此之外还有么?毗卢遮你只知道这些?”

李世民稍显迟疑:?#25300;?#33251;也曾在私底下雇了些人手,做了一些调查,甚至还拜托过青龙?#38454;?#24110;忙。可微臣能耐有限,只知那魔龙八部近日似在?#21344;?#22766;年男女,不知是意欲何为。”

他是万没可能在天子面前,承认?#32422;?#23601;是绣衣卫与司隶台,?#24189;?#37089;衙正在全力追查的那个‘无影箭’的——那简?#26412;?#26159;嫌?#32422;好?#38271;。

撇开官府私下调查是一回事,可如果他?#39592;?#33258;出手,狙杀朝廷命官,那就是另一个性质了。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彩票软件开发 福彩3d杀号公式表 时时彩后一7怎么选号 三分彩计划软件安卓版 大全香港六合彩 江西时时彩万能七 福建福利彩票15选5 中了彩票大奖怎么领取 快乐飞艇是有官方开的吗 竞彩 让平规律 乐彩12选5中奖走势 500彩票极速快3 江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鼎红国际娱乐会所 上海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