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楚小掌柜 > 59章:拒绝云亲王
    换做其他人要是被云亲王如此招揽,肯定往地上一跪,然后感激涕零,开?#35009;?#29609;笑,都答应把郡主下嫁了,这得有多大的诚意啊,云亲王的门客中,谁人能有这样的待遇!

    然而甄建却如遭五雷轰顶,终于,自己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

    他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许久之后,才缓缓道:“王爷,晚辈想凭着自己的本事闯一闯,不想?#25597;?#20219;何人。”

    云亲王闻言皱眉道:“不想?#25597;?#20219;何人?只怕你将寸步难前,商贾想要做大,不与权贵结交,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甄建坦然道:“王爷恕罪,晚辈还是想靠自己,若是哪天晚辈实在混不下去了,再去投靠王爷,希望到时候王爷莫要嫌弃。”

    “你很不识抬举啊!”云亲王满面阴鸷地望着甄建。

    甄建只能朝云亲王行礼赔罪:“王爷恕罪!请给晚辈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云亲王盯着甄建看,想要?#38383;?#29956;建的真正心思,可甄建脸上一股年少桀骜的表情,他实在看不出?#35009;?#31471;倪来,无?#25105;?#22836;,长叹道:“罢了,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本王也不强求,你若哪天真的混不下去了,就来江州找本王,?#36824;?#20320;若来迟了,郡马的位置可?#25442;?#31561;你。”

    “多谢王爷宽宥。”甄建背后衣服都汗湿了,mmp,刚才差点吓死,只要云亲王再吓唬他一下,他估?#20973;?#23624;服了。

    云亲王为?#25105;?#25307;揽甄建,因为他发现甄建确实非比寻常,且不论他神游天外之事是真是假,甄建眼下所表现出来的才能就绝对是同龄人之中无法比拟的,哪个十五岁的少年能够懂医术,会开方子,恐怕那些十五岁的学医之人才开始看医书吧,哪个十五岁的少年能够吟诗诵词,还能猜出他的灯王谜底,要知道,他的灯王之谜可是他召集府上三十二位才学过?#35828;?#38376;客一起想出来的,难度之高,冠绝?#31508;潰?#20973;良心说,甄建真的是个好苗子,他很欣赏,最重要的一点,云柔?#19981;?#20182;。

    对于云柔的眼光,云亲王是知道的,但她就是?#19981;?#19978;了甄建,甄建虽然出身?#32531;茫?#32780;?#19968;?#26159;个商人,但对于云亲王来说,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云亲王要找的不是参天大树,他要找的,是好苗子,只要甄建点头,他就可以把甄建培育成大树,虽然不能参天,但绝对可?#38405;?#31168;于林的那种,可甄建选择了摇头。

    说实话,听到甄建拒绝自己的时候,云亲王很生气,?#27704;?#27809;人敢拒绝他,但甄建?#23588;?#36825;么做了,那一瞬间,他想杀了甄建。

    可他还是没有杀甄建,因为他从甄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想当年,他也如同甄建一般,一身桀骜之气,不想?#25597;?#21035;人,万事皆靠自己,所以,他是所有?#39318;?#20043;中最努力也?#20146;?#26480;出的,他文采第一,武功第一,政要第一……无论?#35009;矗?#20182;都是?#39318;?#20013;的第一,他以为这样就能博得父皇的青睐,万万没想到,最后皇位还是被他的二弟给?#38647;?#20102;,为?#35009;矗?#22240;为他的二弟,也就是当今的皇上,借了朝臣的力量,秦桓多番向?#28982;?#36827;献谗言,最终才立了二?#39318;游?#22826;子,而他只能黯然离开京城。

    云亲王去了封地江州后,渐渐看透了这个世道,?#35009;?#30333;了很多道理,自己再杰出,不如长袖善舞,懂得借力,才是上乘法门!

    正因为甄建跟自己年轻的时候太像了,他认定甄建最后肯定会失败,所以他忍住了怒火,饶过了甄建,甄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从鬼门关逛了一次。

    “唉……”云亲王长声叹道,“甄建啊,你可是第一个拒绝本王的人。”

    甄建一阵无语,这句话真不知道怎么接。

    云亲王?#39318;?#22823;度地哈哈一笑,道:“罢了,不说了,天也快亮了,本王也有点困了,先去休息了。”

    说罢他便转身负手离开。

    望着云亲王离去的背影,甄建不禁长舒了一口气,盖桐屁颠屁颠跑过来,紧张地问:“云亲王刚才跟你说?#35009;?#20102;?”

    甄建随口胡扯道:“他问我能不能把蛋糕秘方传给他?”

    “啊?”盖桐闻言一愣,不置信道,“云亲王会跟你要蛋糕秘方?”

    “对啊,你不想要吗?”甄建眨巴着眼望着盖桐。

    盖桐不假思索地就说道:“想要啊,我当然想要,蛋糕那么好吃。”

    “是吧,好东西谁都想要。”

    盖桐问道:“那你……给他了吗?”

    “?#27604;幻揮小!?#29956;建道,“我立场这么坚定的人,怎么可能把蛋糕秘方给他,他表?#31454;?#36951;憾,就离开了。”

    盖桐?#20037;?#26395;着甄建,感觉?#30473;伲?#20182;还是不相信云亲王会特地跑来跟甄建要蛋糕的秘方。

    二人闲聊了一会儿,祁王回来了,祁王把甄建拉到一旁,低声问道:“甄建,王叔是不是找你谈过?#35009;?#20102;?”

    “嗯。”甄建点头。

    祁王道:“难怪,他回去的时候,似乎心情不大好,云柔姐姐想要跟我一起来找你,但却被他喝止了,那态度有点凶,都吓到我了,你是不是惹王叔不开心了?”

    盖桐在一旁偷听,听到这里,他突?#24187;?#20986;来说一句:“云亲王跟甄建要蛋糕秘方,甄建没给,云亲王生气了。”

    “?#35009;矗俊?#31041;王闻言一愣,随即道,“别开玩笑,说正事呢。”

    甄建道:“大致是这么回事,反正你只要知道,我确实有点惹到云亲王了,?#36824;?#31041;王殿下,我想问你,作诗之事,云柔郡主有没有告诉云亲王?”

    “没?#23567;!?#31041;王摇头道,“她和我去见到王叔,根?#20037;?#35828;话,然后王叔就让我们到后堂去休息,之后王叔就来找你了。”

    甄建闻言咂了咂嘴,看来云亲王根本不知道作诗之事,只是猜测而已,没想到自己禁不住诈,一下子就中招了,姜还是老的辣啊。

    “没有就好。”甄建干笑了两声,道,“祁王殿下,再过一炷香的工夫估计天就亮了,我得去马厩取马车了。”

    “一起啊。”祁王笑了笑,道,“顺便把望云骓给你。”

    “给我?”甄建闻言一阵愕然。

    “对呀。”祁王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道,“之前不是说好了吗,我若是猜出灯王,赢得了赏赐,全都给你,你也答应?#35828;摹!?br />
    甄建顿时挠头:“我?#31508;?#20197;为那是钱呢,可这是望云骓啊,万中无一的宝马啊。”

    “都一样。”祁王笑呵呵道,“我也不稀罕宝马良驹?#35009;?#30340;,况且,灯会和诗?#26102;?#35797;我能获胜,全都是靠你在后面帮我,从秦轩那赢来的十一万贯,也该给你。”

    “这可不?#23567;!?#29956;建赶忙摆手,道,“殿下你莫闹,虽然那是我帮你的,但我若是出了错,害你输了钱,是不是十一万贯也要我赔?”

    “这当然不用了。”祁王道,“我虽?#24187;?#26377;十一万贯,但我父皇有啊,我若是输了,就让我父皇还呗。”

    甄建顿时无语,?#35782;?#20195;牛逼啊。

    祁王又道:“你就别推辞了,我要这些钱?#35009;?#29992;,给你做本钱,做生意,这样你很快就能把生意做到京城去了,那样咱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盖桐闻言忽然道:“我忽然有个想法,不如祁王就和甄建合伙做生意,这十一万贯就是祁王投的钱,这样甄建以后就算是?#25512;?#29579;合伙做生意了,有祁王的名头罩着,甄建做生意会顺当得多。”

    “好主意!”祁王闻言拍?#21482;?#31505;,“这主意真好,跟甄建合伙做生意,以后甄建酒楼里的美味,我想吃?#35009;?#23601;吃?#35009;矗?#22240;为我也算是半个掌柜了,嘿嘿。”

    甄建笑着点头:“好,这主意确实不错,?#36824;?#31206;轩那笔钱暂时还没到吧。”

    “放心吧,跑不了。”祁王道,“回京之后我就跟他要,他敢不给,我就去找父皇评理,这可是我要投给你的钱,?#20381;?#36134;试试。”

    甄建笑了笑,道:“那等我去京?#20146;?#29983;意的时候,祁王再把这笔钱给我吧。”

    “好,就这么说定了。”祁王欢喜点头,道,“咱们去马?#24378;?#30475;望云骓吧。”

    “嗯。”甄建也开心点头,三人结伴上岸,出了寿林园,前往马厩。

    王府的马厩非常大,少说也有三?#21738;?#22320;吧,而且马厩还分主区和客区,客区的马厩现在停满了豪华马车,甄建那?#37202;?#39532;车格外显眼,穿过客区,来到主区马厩,这里面的马和马?#31561;?#26159;云亲王的。

    这里有四个守卫,还有四个专门照看马匹的马夫,一见祁王到来,众人纷纷行礼:“拜见祁王殿下!”

    “免礼。”祁王道,“王叔已经把望云骓给本王了,你们知道了吧?”

    “知道,王爷已经交代过了。”马夫头领王珍恭敬回答。

    “嗯,现在本王就要提走望云骓,哪匹是望云骓?”

    “殿下请随小人来。”王珍和一众马夫带着祁王他们沿?#24597;?#21417;往前走,在一个最为宽敞的马厩前停下,只见里面躺着一匹黑色的马,一身毛色油黑发亮,而且非常胖,?#20146;?#28378;圆,仿佛一头猪。

    甄建惊呆了:“别告诉我这就是万中无一的宝马望云骓?”

    王珍一本正经地点头:“这就是望云骓。”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体坛七星彩走势图 中国福利快乐10分 斗牛牛牛大还是顺子牛 中彩网开奖结果排列五 28加拿大 7星彩走势图表带连线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 双色球六合彩122期 北京时时彩几号开奖结果 老快3下载安装官方网站 江西时时彩后二遗漏 有快乐飞艇这种彩票吗 根特vs欧本直播现场 一波中特网址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