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楚小掌柜 > 72章:陷入困境
    “?#35009;矗俊?#21525;寿闻言浑身一颤,庆国公?整个大楚只有两个国公,一个是明国公,还有个就是庆国公,这两大家族都是开国元勋,大楚立国四百年,期间出现过多少权倾一时的大官和家族,然而最后都随着时间推移而衰败或消逝,唯有这两大国公家族永远屹立不倒,他们是大楚的常青树,与国同休!

    吕寿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武职,乍一听到庆国公的名号,感觉耳朵嗡嗡直响,脑袋有点发晕。

    “请行个方便!打开城门,让?#39029;?#21435;救人!在下感激不尽!”侯崇满面凝重地说道。

    吕寿这下为难了,虽然庆国公牛逼,但朝廷有朝廷的法令,夜间若无特令,不许开城门,他只是个看守城门的闲散武职,城门不是他说开就开说关就关的,这个必须得去请示绍?#35828;?#24220;尹大人。

    于是吕寿只能歉然道:“侯先生,请恕罪,朝廷有朝廷的法度,开城门,需有府尹大?#35828;?#25163;令!”

    侯崇文皱眉道:“救人如?#28982;穡?#29616;在哪里还有空去找他要?#35009;?#25163;令!侯某?#38386;?#30456;求,只要你肯帮侯某这个忙,侯某今日许下诺言,三年之内,让你连升三级!”

    吕寿闻言顿时浑身一震,双眼放光,三年之内连升三级啊,这牛逼啦,其他人要是说这?#21482;埃?#21525;寿肯定嗤之以鼻,但这句话是庆国公的儿子说的,那可不得了。

    吕寿已经动摇了,开始在犹豫了,庆国公的儿子,这身份可没人敢假冒,而且这黑雨令牌也假冒不了,侯崇文的这个忙,是帮……还是不帮?

    侯崇文见他似乎心动了,赶忙翻身下马,上前递?#20384;?#32034;?#29275;?#36947;:“这是歹人留下的?#29275;?#20399;某实在是没有办法,今日你若给我开门,上面必有惩罚降下,你放心,这个责任侯某帮你扛,人之一生,机会不多,你敢不敢赌一把!”

    吕寿展开信看了看,在望向侯崇文,只见侯崇文满面都是焦急之色,他不再犹豫,用力点?#32602;?#20915;然道:“好,我便助你这一次,搏一个前程,你一人前去太过凶险,我派几个人去助你吧。”

    “不必了。”侯崇文道,“距离三更只有一个多时辰了,他们又没?#26032;恚?#20309;时才能到。”

    “那你多加小心,这封信我得留下。”吕寿说罢转身高呼,“开城门!”

    “开城门!”

    “开城门!”

    ……

    大半夜的,绍兴城的西城门缓缓打开,侯崇文策马飞奔而出,朝西而去。

    …………………………………………………………………………

    去黑松坡只有两条岔?#32602;?#29956;建先开始走错了,还好他及时发现了,舍弃官道,上了小?#32602;?#34892;了小半个时辰,便看到前方到处都是松树,地势渐渐升高,前方地势更高,抬眼望去,黑黝黝一片,漫山遍野全是松树,在黑夜之中显得分外幽深。。

    黑松坡上有个破旧的山神庙,但因为太过偏僻,香火很差,经常一两个月都没人来祭拜,自然破旧不堪,甄老四也正因为这里偏僻,罕有人至,才把侯青兰抓来了这里。

    为了怕侯青?#24613;?#25410;死在麻袋里,他们将侯青兰放了出来,蒙着眼睛塞着嘴,绑在一根柱子上,侯青兰到现在还没苏醒,一直一动不动。

    张力在外面望风,甄老四和陈大黑张虎三人在庙里烤火,虽然是在烤火,但为了谨慎起见,他们还是用黑布蒙着?#24120;?#24352;虎满心担忧地问:“大哥,甄建会来吗?”

    甄老四道:“会来的,我亲眼看到他骑马出城的,这次定要好好地打他一顿,报上次的仇!”

    “那怎么到现在还没到?”陈大黑也有点焦躁,道,“他会不会是去叫帮手了?”

    “不会的。”甄老四道,?#32610;?#24314;是个正经生意人,哪有?#35009;?#24110;手,况且,我的信中已经说了,只能他一个人来,如若他报官,或者带帮手过来,我们便杀了这姓侯的小妞,谅他?#35009;?#36825;个胆。”

    “大哥,我总觉得有点瘆得慌。”陈大黑道,“咱们也不知道这姓侯的?#35009;?#26469;?#32602;?#24573;然劫了他的女儿,他会不会认识?#35009;?#22823;官?#35009;?#30340;?”

    “一个小小的胭脂铺掌柜,能有?#35009;?#33021;耐!”甄老四不?#31085;?#21756;,“你们的胆子忒小,若是你们怕了,现在便滚,五百两黄金还可以少几个人分。”

    一听到五百两黄金,这几个?#19968;?#39039;时不说话了,所有的质疑也瞬间烟消云散。

    就在这时,张力一路小跑进了庙,道:“大哥,有个人骑马来了,好像是甄建。”

    甄老四闻言大喜:“陈大黑你留下看着这小姑娘,咱们出去看看!”

    于是陈大黑留下看守侯青兰,甄老四他们走了出去,每个人手上都持着一根三尺多长的擀面杖。

    甄建正骑马顺着小路往前走,一路四处观望,虽然今晚月光不错,但这松林有点茂密,一片昏?#25285;?#20063;就勉强能辨清路。

    很快,他看到前方一片空旷,空地上有个山神庙,应该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其实此刻甄建的内心是非常害怕的,这大晚上的一个人来这荒山野岭的,能不怕嘛,而且他是来见劫?#35828;模?#21163;匪耶,敢绑架人质,一般都是亡命之徒,他现在希望对方只是要钱,拿到钱后能信守承诺放人。

    甄建才靠近山神庙,就看到三个漆黑的人影走了出来,甄建见状赶忙?#31456;?#20572;下,拱手道:“请问三位好汉,我的朋友侯青兰是否在这里?”他问的很委婉,没有提绑架两个字,给足了对方颜面。

    甄老四故意用沙?#39057;?#22768;音回答:“没错,那小姑娘就在这里,我们要的黄金,你带来了吗?”

    “带来了,都在这里。”甄建拍了拍挂在马背的包袱,三个包袱里加起来正好五百两黄金。

    甄老四道:“你先下马,然后把黄金送过来。”

    甄建翻身下马,提着三个装满了黄金的包袱,来到他们面前,?#36824;?#20182;没敢靠太近,距离他们两丈远的时候停下,将三个包袱丢到他们面?#21834;?br />
    张力和张虎二人赶忙蹲下身查看三个包袱,打开包袱一看,里面全是黄灿灿的黄金,黄金这种东西他们平时可是很难见到的,月光之下,黄金的光泽亮瞎了他们的?#36153;邸?br />
    “哇……”两个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甄建冷冷道:“三位,钱已经给你们了,现在可以放了我的朋友了吧。”

    ?#26263;?#28982;可以。”甄老四用沙?#39057;?#22768;音回复,道,“跟我们来吧。”说?#31456;?#20808;往山神庙里走去,张力和张虎乐滋滋地抱着装黄金的包袱,紧跟其后,甄建则跟在他们两?#35828;?#21518;面,看到他们三人都手持擀面杖,他有点头皮发麻,若是进去后,他们对自己动武,那可如何是好,?#36824;?#25353;理说他们都拿到钱了,没道理再自找麻烦。

    进了山神庙里,只见供桌上的两只蜡烛燃着,堂间还有一堆篝火,尚在燃烧,将这小小的山神庙照亮。

    一个人?#35805;?#22312;旁边的柱子上,嘴巴里塞着布,眼睛上蒙着一块又厚又宽的布,几乎把脸给遮住了一半,甄建也不确定是不是侯青兰,他赶忙快步上前,揭开侯青兰蒙在眼睛上的布,果然发现是侯青兰。

    ?#36824;?#27492;刻侯青兰脑袋耷拉,双目紧闭,似乎处于昏睡状态,甄建赶忙取出了她塞在嘴里的布,然后给她松绑。

    松开了侯青兰,甄建背起侯青兰,就?#24613;?#24448;外跑,然而甄老四他们四人已经手持擀面杖堵在门口,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们干?#35009;矗俊?#29956;建见状心头一沉,暗觉?#24187;睿?#35686;惕地后退了两步。

    甄老四狞笑一声,晃了晃手中的擀面杖,用沙?#39057;?#22768;音说道,“你?#26197;?#36825;是?#35009;?#22320;方,是你?#36947;?#23601;来,说走就走的吗?”

    “钱已经给你们了!”甄建?#20037;祭?#22768;道,“你们还想怎么样?”

    甄老四嘿笑道:“不想怎么样,看你不顺眼,想打你一顿。”他们说话间已经往甄建逼来。

    甄建缓?#27721;?#36864;,瞪视他们三人,额头冷汗涔涔直下,先不说自己打不打得过这四个人,就算打得过,他身上还背着侯青兰呢,怎么打。

    但他嘴上仍是硬?#29275;骸?#20320;们别乱来,钱也拿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可是练过拳法的,我力气很大的,你们不是我对手的!”

    张力嘿嘿狞笑:“练过拳法?那又怎么样,你现在带着一个累赘,再厉害能打得过我们四个人!”

    上次他们几个人被甄建一顿双截棍教训了,知道甄建可能会那么两下子,所以这次他们长?#38590;?#20102;,先把侯青兰交给甄建,甄建带着个累赘,赤手空拳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四个。

    就在这时,甄建的耳畔忽然响起了侯青兰轻微的声音:“别管我,你先走,回去让我爹来救我,他们目的是要对付你。”

    其实侯青兰早就醒了,一直在装昏迷而已,他在这里听到了甄老四他们的谈话,得知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对付甄建,所以才偷偷让甄建赶紧逃跑。

    甄建闻言一愣,这么?#36947;矗?#36825;四个人就是自己的仇人了,原来这个绑架案根本就是他们?#20848;?#38024;对自己的计策,现在他就是瓮中之鳖了,但他感觉自己?#35009;?#24590;么得罪过人啊,难道是做生意的时候无意间得罪谁了?

    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甄建快速后退几步,将侯青兰放在了一堆干草上,此刻侯青兰还在装昏迷,顺势就躺在了干草上。

    放下侯青兰后,甄建冷峻地望着他们四人,扭了扭脖子,发出?#21525;?#25289;的脆响,然后摆起了鹤拳的起手式,冷冷道:?#32610;?#22909;练了拳法一直没机会尝试,今天便来拿你们练?#32844;桑 ?/div>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中国羽毛球直播网 彩票投注站是什么意思 四肖中特期期準一 澳洲幸运5精准人工计划 一码中特提前验证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 澳洲幸运5开奖助手 极速11选5官网地址 中国足彩网彩票中心 北京中彩快印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 2元彩票大乐透走势图连线 福彩新快3预测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