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楚小掌柜 > 73章:牛逼的侯崇文
    “嘿!吓唬谁呢!”甄老四冷笑一声,忽然瞪眼大喝,“上!”

    另外三人闻声立刻?#28216;?#30528;擀面杖朝甄建杀来。

    甄建练鹤拳已有小半年了,或许他真的是练武之材,已经练得小有成效,但他没?#35009;?#23550;敌的经验,真正到了应敌的时候,他才发现自?#27721;芑牛?#35265;他们攻来,本能地往右侧后方退了两步。

    这两步看似简单,其实已经让自己不再处于被三人包夹的状态,三人想要打到他,第一个人和最后一个人只见要有一两秒的间隔。

    拳法中也有步法,步法之所以重要,就是要不断地调整自己的位置,不论是一对一还是一对多,都要将自己置于一个有利的位置,甄建这两步,就已经其到了这个作用。

    因为甄建的位置调整,他现在处于张力和陈大黑的包夹,张虎稍微落后。

    甄建决定先发制人,竟然迎了上去,用胳膊挡开两棍子,痛得他?#36153;?#21671;嘴,强忍着剧痛,一拳捣在了张力的腹部。

    甄建看似瘦弱,其实力气很大,这一拳下去,张力连退数步,然后跪在地上,抱着肚子在那?#21307;校?#27169;样痛苦不堪,可见甄建这一拳打的实在是重。

    甄建又是一转身,一拳打在了陈大黑的后背,陈大黑痛叫一声,踉跄向前了好几步,差点摔倒,这时,张虎已经杀到,一棍子朝他头顶砸下。

    甄建招式用老,无法闪躲,直接双手交叉过头顶,接住了这一棍,当然了,两只胳膊疼得要死,痛得他咬牙嘶吼了一声,一脚踹在张虎胸口,张虎连连后退,撞在了墙上,手捂胸口直叫疼。

    甄建一出手就打败了三个人,但他也不好受,两只胳膊挨了三棍子,疼得要命,他现在两只手交错揉搓胳膊受伤部位,嘴里?#32972;?#20937;气。

    甄老四惊讶地望着甄建,没想到甄建真的有两下子,赤手?#26454;尤?#25171;退了三个人,甄老四不信邪,朝着三个兄弟大叫:“别喊疼了,过来,咱们一起出手将他拿下!”

    他一着急,便没掩饰声音,甄建闻言一愣,失声道:“这声音……四叔?”

    甄老四的声音还是比较特别的,甄建毕竟听过好一段时间,记得很清晰,现在一听声音,立刻就猜出了甄老四的身份。

    甄老四闻言浑身一震,其他三人顿时都惊愣地望着老四,不知所措,被甄建识破了身份,这?#31245;?#20040;办,庙中一时间格外安静,只听见虫鸣之声。

    甄老四稍稍犹豫了片刻,忽然冷声道:“这两个人若是回去,必然告发我们,绑架可是大罪,会坐牢的,杀了他们!”

    陈大黑震惊失声:“什……?#35009;矗 ?br />
    张力惊恐叫道:“大……大哥……杀人可是死罪啊……”

    唯有张虎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我知道杀人是死罪!”甄老四道,“杀了他们,神不知鬼不觉,我们还可以得到五百两黄金,若是不杀他们,?#20154;?#20204;两个回去后,咱们就等着坐大牢吧!”

    三个人顿时不说话了。

    甄建此刻也是满面阴沉地望着甄老四,冷冷道:“四叔,你最终还是走上了这么一条路,听我一句劝,回头是岸,趁现在大错未铸成,回去自首吧,念在大家叔侄一场,?#19968;?#20026;你求情。”

    “嘿……”甄老四冷冷一笑,戏谑望着甄建,挑眉道,“说得这么好听,其?#30340;?#23601;是怕了。”

    甄建额头冷汗滚落,他当然怕了,现在已经不是绑架这么简单了,这帮?#19968;?#24050;经动杀心了,也怪自己,?#36864;?#35748;出了他来,为?#35009;?#35201;顺口说出来,都怪自?#40548;?#36145;。

    甄建眼光四处乱瞥,想要找个道具当武器,然而这破庙里哪有?#35009;?#21487;以当武器的,那三个人已经被甄老四说动,和甄老四一起朝甄建逼来。

    甄建双拳紧握,警惕地瞪视他们,心中暗忖:“罢了,今天一着不慎,落入了他们的圈套,老子只能拼命了,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一念至此,他忽然主动出击,多日练拳的效果展现出来,速?#32676;?#24555;,张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甄建近身了,想要挥棍子,却被甄建一把压住了棍子,他刚?#24613;富尤?#26049;边三人已经?#28216;?#30528;棍子?#20384;矗?#20182;赶忙拉着张力,猛然一个旋转,就跟跳拉丁舞似的,然后猛然把张力推出去,撞在三人身上,四个人撞在了一起,顿时全部摔倒,满地?#21307;?#22768;。

    甄建知道机不可失,上前就拉起侯青兰,大叫一声:“跑!”说罢拉着侯青兰往外跑去,他的马在外面,只要上了马,就能逃了。

    二人刚要出庙?#29275;?#29956;老四已经站起来,一棍子往侯青兰头部砸下。

    甄建见状赶忙猛拽侯青兰,然后挡在了侯青兰身前,想要抬臂格挡,已来不及,这一棍子狠狠地打在了他的左肩膀上,棍子都断了。

    “啊!”甄建?#21307;?#19968;声,剧痛之下,差点摔倒,但他还是强忍着剧痛,拉着侯青兰往外跑。

    “你受伤了!没事吧?”侯青?#24613;?#36305;边带着哭腔问。

    “别说话!逃出去再说!”奔跑的时候若是说话,会导致氧气供应不足。

    甄老四他们快速追了出来,距离甄建他们越来越近,毕竟侯青兰是女子,哪有男人跑得快,眼看就要跑到马匹旁了,还是被追上了。

    甄建无奈,只能大叫:“我拦住他们!你上马逃走!”

    “这怎么行!”侯青兰叫起来,“他们会杀了你的!”

    “少屁话!你再不走我先捶死你!”甄建对着她屁股就是一?#29275;?#25226;他踹到了马旁边,然后回头就跟甄老四他们打起来。

    刚才甄老四那一棍子太重,甄建现在左胳膊几乎痛得无法动,战力大减,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他只能用胳?#19981;?#20303;要害,?#37096;?#30528;他们的棍子,左踹一?#29275;?#21491;踹一?#29275;?#22909;在他力气大,动作也挺快,?#23588;话?#24352;虎踹得瘫倒在地,?#35828;?#27809;法起身了。

    那边侯青?#21152;?#35947;了片刻,忽然想到了办法,大声道:“甄建你撑住,我先走了,天亮后我若看不到你回去,我就去报官!”说罢就?#24613;?#19978;马。

    她还是很聪明的,用这句话吓唬对方,只要她能逃走,这群人就肯定不敢害甄建了,否则她去报官,这群人?#36864;?#23450;了。

    其实甄建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才会让侯青兰先逃,?#36864;?#33258;己被甄老四他们捉住,他们也不?#21307;?#33258;己怎样,只不过方才情况紧急,他来不及多说而已。

    甄老四闻言一惊,赶忙大叫:“陈大黑,快去抓那个女的,千万别让她逃了!”

    陈大黑立刻朝侯青兰跑去,甄建想要阻挡,但自己又被甄老四和张力缠?#29275;?#20998;身乏术。

    侯青兰想要上马,可她没骑过马,笨?#30452;?#33050;地弄了半天,都没爬上去,眼看陈大黑就要过来了,她急得都快哭了。

    就在这时,忽闻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所有人都是一惊,不知道是敌是友。

    只见一匹火红的骏马掣风而来,马上之人赫然便是侯崇文,侯崇文看到了侯青兰,顿?#26412;?#21916;无比,再看到一个歹人正在与侯青兰纠缠,他自然怒不可遏,马尚未停下,已飞身而起,如大鹏展翅,又似飞鹰掠地,瞬间便?#31245;?#21040;了侯青兰面前,陈大黑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侯崇文一脚踹在了胸口,他的胸口瞬间凹陷了下去,还传来嘎拉拉的脆响,那是胸骨断裂的声音。

    这一脚何其威猛,陈大黑倒飞而出,飞了一丈多远,落地后又在地上滑行了两?#31245;叮?#25165;停下。

    甄建和甄老四他们全都吓得愣住了,忘记了打斗,因为他们看到陈大黑躺在地上,嘴巴好?#23110;?#27849;,不断往外涌血,喉间发出奇怪的声音,瞧这个架势,?#20848;?#26159;活不成了。

    ?#26263;?#20320;可来啦!”侯青兰一看到侯崇文,瞬间泪水狂涌而出,一把抱住侯崇文,痛哭不止。

    “青兰别怕,有爹在,没人可以伤害你!”侯崇文淡笑轻抚她凌乱的头发,转头望向甄建还有其他三人。

    甄老四看了看还在吐血的陈大黑,再看了看侯崇文,他知道自己这?#23614;?#20102;,万万没想到,这胭脂铺的老板?#23588;?#26159;一个高手!

    “跑!”甄老四猛然大叫一声,撒腿就跑,张力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分头逃跑,这是现在唯一的方法了。

    张虎也想起身逃跑,然而?#36361;?#20102;几下?#35009;?#27861;起来,显然甄建把他?#35828;?#24456;重。

    “哼!想逃?”侯崇文眯了眯眼,眸中冷芒绽?#29275;?#24573;然快步冲了出去,好似一阵黑风,只片刻间便追上了张力,?#21451;?#38388;抽出了一柄锋利的小匕首,随手一划,张力的头颅倏然飞出,滚落在地,无头尸体狂喷鲜血,惯性地向前跑了一步这才倒地。

    甄建看得目瞪口呆,这特么还是平时那个逛青楼都会脸红的侯掌柜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侯崇文一刀杀死了张力后,又转身去追赶甄老四,很快就追上了甄老四,甄老四感觉到脚步声就在自己背后,拼命地跑,绝望大?#23567;?br />
    甄建见侯崇文抬手要杀了甄老四,他忽然大叫起来:?#26263;?#19979;留人!”

    侯崇文闻言一愣,这一刀?#25381;?#25381;出,而是一脚将甄老四踹翻在地,然后踩住甄老四的胸口,转头望向甄建,?#20037;?#38382;:“你要替他求情?”

    甄建咂了咂嘴,道:“他是我四叔,侯掌柜就不要下?#31508;?#20102;,将他交给官府吧。”

    “交给官府他?#19981;?#19981;了。”侯崇文冷冷道,“最后还是一刀斩首。”

    甄建道:“官府怎么判,那是官府的事了,不过侯掌柜,你连杀两人,官府那?#21671;慌?#19981;好交代吧。”

    “这个不劳你费心。”侯崇文淡淡道,“我自有朝中之人帮忙摆平。”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东方6十1中奖等级规则 微信可以玩福利彩票吗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合肥彩票投注站 浙江11选5基本走势图 新疆18选7官方网站 真人诈金花微信群 2019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 深圳风采轩房价走势图 竞彩篮球规律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彩吧助手 新浪中超 曾道人一句话中特136 乒乓球规则制定的基本原则和方法 准确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