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楚小掌柜 > 130章:一球定乾坤
    果然,从第三天起,甄建把八人队分成了甲乙两组,甲组成?#31508;牽?#29956;建,侯青兰,两个御林军;乙组成?#31508;牽?#24352;安,张牟,王广,许杰。

    一大早,甄建给每人发了两个护腿,道:“把这些东西,绑在腿上,绑紧一点,像我这样。”甄建说着拉起了自己的裤管,露出自己绑在小腿部位的护腿。

    大家手持硬邦邦的护腿,一脸茫然,侯青兰抱怨问道:“这是?#35009;?#21834;?又重又硬。”

    这件淡然道:“这东西叫做护腿,里面都是一块块长形铁板,为的就是保护你们的腿,图勒人野蛮,比赛时可能会故意伤害你们的身体,而蹴鞠赛中,最容易受?#35828;?#23601;是腿,戴上这个,以防万一。”

    许杰?#20037;?#36947;:“可这东西这么重,只怕戴上了它,会影响我们的行动速度吧。”

    “是的。”甄建点头道,“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我才提前发给你们,这三天里,除了洗澡睡觉外,都要戴着,尽快地适应它,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

    大?#20057;?#19981;再心存疑虑,纷纷把护腿绑在了腿上,这护腿每个都有?#30473;?#26020;重,绑在腿上后,感觉走路都很难,即便如此,甄建还是让他们开始了对抗训练塞。

    两个组用的是211阵型,也就是2个前锋,1个中腰,一个后卫,可以说,乙组的整体实力要比甲组高很多,毕竟甲组所有人都是首发选手,乙组只有甄建是首发,但即便如此,两个组对抗赛打得很焦灼,比分咬得相当近,中腰的重要性完全体现出来了,甄建他们虽然整体实力偏弱,但因为甄建高超的中场组织能力,加上侯青兰的防守能力,甲队一直没?#26032;?#21518;太多,每一场比赛结果都是以1分差距结束。

    第四天,重新分队,第五天,又重新分了一次队。

    这些天,赤赫?#38738;A每天都把甄建他们的特训情况汇报给察哈尔?#20445;?#23519;哈尔罕听说了他们奇特的战术后,付之一笑,他对自己的蹴鞠队有强大的信心,那可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最勇猛的战士,怎么可能会输。

    第六天的一大早,所有队员在甄建的营?#26159;?#38598;合,甄建望着大家,满面微笑道:“通过这五天艰辛的训练,你们已脱胎?#36824;牽?#25105;可以毫不谦虚地告诉你们,现在你们就是当今世上最强的蹴鞠队,没有之一。”

    大家闻言均都露出开心的笑容,但接着甄建又道:“别开心得太早,倘若公平蹴鞠,图勒人肯定不是我们对手,这场比赛,根本就不可能是一场公平的比赛,所?#38405;?#20204;要做好心理准备,没有我的?#24066;恚?#19981;可伤害到图勒蹴鞠队的任何一个人,否则一旦激怒了察哈尔?#20445;?#21363;便我们赢了比赛都没?#33579;?#25152;有的一?#23567;?#37117;是为了大楚!”

    “为了大楚!”所有人起身高呼,?#31185;?#39640;昂。

    甄建看到大家那充满?#20998;?#30340;脸,转头目视东南方,那里,是大楚都城所在,此时此刻,太阳初升,东方一片红霞,将甄建侧脸?#31454;歟?#22836;发和睫毛在朝霞之下散发出晶莹红光。

    “君无能,官贪腐,大楚羸弱,可看见这群热血儿郎,正在为大楚的命运而拼搏,我们即将踏上那片没有刀枪的战场,这一?#23614;?#26159;为国争光,而是为国争命!”甄建沐浴晨风低吟,显得颇为萧瑟,他不是故意装逼,而是他真的为大楚的国?#35828;?#24551;。

    ?#36824;?#22810;久,赤赫?#38738;A带着一?#23588;?#39532;进入他们的营中,廖延和甄建许杰迎了上去,赤赫?#38738;A高声道:“传大帅令,带你们去与我们大梁的蹴鞠队比赛。”

    廖延转头看了一眼甄建,甄建微微一笑,傲然道:“我们早就等不及了。”

    “那就走吧!”赤赫?#38738;A说罢带着他们往中军营地行去。

    一?#38450;?#21040;中军营地的蹴鞠场,察哈尔罕已经坐在这里等着了,看到甄建他们过来,察哈尔罕起身走了上去,望着他们奇怪的足球衣,不禁笑道:“你们楚人蹴鞠,都穿这么奇怪的?#36335;?#21527;?”

    甄建淡笑道:“家乡的吉服,图个好兆头。”

    察哈尔罕点?#35828;?#22836;,冷笑道:“你们是要弄个好兆头啊。”他说罢用力拍手三声,只见四个粗莽无比的大汉结队走了进来,这些人真的是又高又壮,最高的一个人足足比甄建高出了一个头,往他们面前一站,那巨大的身高,那铁塔一般的肌肉,就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这就是本帅的蹴鞠队!”察哈尔罕忽然脱去了自己的鹿皮?#36335;?#38706;出身上壮实的肌肉,冷冷道,“加上本帅,正好五人。”

    甄建点?#35828;?#22836;,微笑道:“大帅若不参赛,那我?#28982;?#38750;常失望。”

    察哈尔罕咧嘴笑道:“年轻人,本帅?#19981;?#20320;的狂妄,放心,本帅不会让你们输得太难看的。”

    甄建彬彬有礼地颔首,笑容不减道:“这也是我想对大帅说的。”

    “入场吧。”察哈尔罕高呼一声。

    他说罢便带着四个队员走进了鞠场。

    甄建说了声:“首发队员,我,张安,张牟,许杰,王广,替补人员在场外候着。”说?#31456;?#27493;走向鞠场,其余四人紧跟其后,侯青兰和另外两个御林军只能在场外看着。

    一个图勒人手持鞠球来到球场中间,此人就是裁判兼记分员了,裁判问他们:“你们双方都准备好了吗?”

    甄建想了想,道:“大帅,我忽然有一个新的提议。”

    察哈尔罕闻言?#20037;?#36947;:“你又想耍?#35009;?#33457;样?”

    甄建道:“我们一球定胜负,如何?”

    察哈尔罕自然知道一球定胜负是?#35009;?#24847;思,只要谁先得分,谁就赢了,这方式虽然颇为极?#32781;?#20294;也将会使得比赛更加激烈,更具有挑?#21483;裕?#20182;沉吟了片刻,点头道:?#26114;茫?#19968;球定胜负!”

    察哈尔罕既然同意了,那就不再有任何争议,开球。

    裁判高高地抛起鞠球,甄建和察哈尔罕同时跳起,抬脚抢球,这才刚开始,察哈尔?#26412;?#19979;黑手,一脚蹬向甄建小腿,甄建可是学了猿击术的人,动作何其灵活,身在空中一个变招,旋身,换腿,不仅躲过了他的攻击,还一脚把球踢向了张牟。

    张牟带球往对方球门冲去,两个图勒大汗就朝他扑来,张牟见状大惊,猛然跃起一人多高,准备在空中射门,然而他看到有个大汗正好挡在球门前方,于是他便把鞠球踢向了张安。

    张安此刻身旁无人防守,用脚背接球,?#27605;?#20999;入,守在球门前的大汗张开双臂就朝张安扑来,张安顿时眉头紧蹙,若是打架,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躲过这个壮汉,但现在是蹴鞠,人躲开了没?#33579;?#29699;也得躲过去,他双脚夹球,高高跃起,就准备从对方的头上飞过去。

    然而那壮汉也是弹跳惊人,猛然跳起,一个胸顶,两人撞在了一起,若在地面上,张安不惧他,但人在空中,无处借力,身体的碰撞完全取决于惯性,学过物理的都知道,质量越大,惯性越大,质量是物理专业术语,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重量,对方的体重,?#20848;?#24555;是张安的双?#35835;耍?#24352;安直接被撞飞,还好他身手上佳,落地的瞬间一个凌空转身,四肢撑地,没有受伤,但球却丢了。

    球落在了图勒人手里,他们立刻传给了察哈尔?#20445;?#24456;明显,察哈尔?#31508;?#20182;们当中最强的,也是他们的核心,甄建双眼一眯,呼道:“3号,阻截干扰,不要身体接触!”

    张牟早?#35757;?#25972;好了位?#33579;?#38395;言上前挡在察哈尔罕面前,察哈尔罕猛力往前冲,朝张牟撞去,张牟?#20037;跡?#24515;中正在取舍,要不要挨他这一撞。

    “?#27599; ?#29956;建大叫,因为他已经从后方补上,只要察哈尔罕过来,他一个倒地铲球,可?#36234;?#20303;球,所以他让张牟闪开。

    张牟闻声闪身,甄建上前倒地铲球,谁知恰在这一刻,察哈尔罕把球传了出去,传给了最为高大的那个壮汉,而甄建也铲了个空,顿?#26412;?#21628;:“回防!”

    他们的策略是,进攻的时候,只有前锋和中腰进攻,以防敌人展开快速反攻,但回防的时候,是所有人回防,毕竟敌方是五人攻击,若是只有中腰和后卫回防,压力太大。

    张安和张牟快速回防,张牟速度快,追上了那个壮汉,奇快无比地出脚准备偷球,那壮汉虽然动作有点笨,但看到张牟伸脚,他根据球预判了张牟的出脚位?#33579;?#25260;脚就朝张牟的腿踢去,他不是踢球,他要踢人。

    张牟看到他抬脚踢自己,本能想要收腿,但忽然想到了铁板护腿,顿时灵机一动,稍稍挪了一下腿的位?#33579;?#25226;铁板护腿部位对着这个图勒壮汉的脚,图勒壮汉一脚踢了上去,没有出现预料中的腿断场景,反而是壮汉?#21307;?#36215;来。

    张牟很聪明,他也假?#23433;医校?#35013;得很像,但还不忘把球踢向甄建,然后抱着腿蹲在那里继续痛叫,那个图勒壮汉也捂住脚蹲在那里痛?#23567;?br />
    甄建刚拿到球,张安就已经往对方场地跑去,蹴鞠可没有越位这个说法,比的就是速度,甄建赶忙高高地踢出鞠球,越过众人头顶,把球传给张安。

    原本以为大局已定,下一刻,甄建就震惊了,只见一个身材最矮的图勒壮汉奔跑而出,速度快得离奇,?#23588;?#27604;张安还快上了几分,很快就追上了张安,最重要的是,张安为了?#38750;?#36895;度,跑过头了,预判出错,被那个图勒人跳起,从空中截住了球,控球权又落到了图勒人手里。

    “可恶!”张安咬牙怒骂一声,立刻返身回防,想要追这个图勒人,但这个图勒人已经将球传给了队友,然后就见他们把球在队友之间传来传去,似乎在?#32610;医?#25915;的空隙。

    张牟和那个图勒壮汉已经起身继续加入战斗,那个图勒壮汉现在走路有点不顺畅,张牟也假装一瘸一拐的,免得被察哈尔罕发现他们的秘密武器。

    忽然,察哈尔罕一个野蛮冲撞,撞翻了甄建,直接往他们球门切去,他这个时机选的非常?#33579;?#22240;为大家都信任甄建,所以在中间地带没有布防,选择了人盯人,都散布在鞠场外围,中间一片空旷,唯?#34892;?#26480;挡在球门?#21834;?br />
    察哈尔罕撞翻甄建后,立刻朝球门前冲去,而图勒队员显然跟他?#25165;?#21512;了多次,一脚把球从空中踢向察哈尔?#20445;?#23519;哈尔?#27605;?#28982;也是个武功高手,虽然身材高壮,但也能跃起一人多高,宛若一只?#19978;?#30340;狗熊。

    许杰见状二?#23433;?#35828;,猛然跃起,跟察哈尔罕抢球,而且比察哈尔罕飞得还高,脚伸直了离地也有一人多高,所有人都惊得瞠目结舌。

    鞠球?#19978;?#20182;们二人,但二?#35828;?#36523;体已经碰撞在了一起,察哈尔罕还?#20302;?#22320;一拳捣向许杰腹部,不过却被许杰用手挡住,二人一碰即分,由于体重上的巨大差距,许杰被撞飞,察哈尔罕一脚踢向空中的鞠球,朝球门射去。

    王广一直在下方高度警惕,由于离得太近,根本不给他?#20174;?#26102;间,他只能根据察哈尔罕的出脚方位进行预判,移动身体到球?#25243;?#36793;角,还?#33579;?#34987;他?#38706;?#20102;,球果然朝那飞去,“砰”地一声巨响,球砸在了王广的脸上,爆了,鞠球?#23588;?#29190;了。

    这个时代的鞠球也是充气球,有点类似于轮胎,有内胎,内胎是猪膀胱做的,外面裹一层牛皮,牛皮质地硬,不过这些牛皮都是用硝软化过的,而且是用十六瓣牛皮拼接而成。

    虽然这个时代的鞠球跟未来世界的足球结实程度没法比,但还?#28216;?#21548;说有人把鞠球踢爆?#35828;模?#23519;哈尔?#26412;?#25226;球踢爆了,可见这一脚的力道是何等之大。

    最惨的就是王广,被如此强劲的一球击在脸上也就罢了,而且鞠球还炸了,他直接昏倒在地,脸上好多血。

    许杰落地后赶忙冲过去查看,拼命摇王广,没有任何?#20174;Α?br />
    甄建也过去查看状况,发现王广只是昏迷了,眼睛这个重要器官没有受到伤害,面?#31185;?#32932;有三处伤痕,应该是被炸?#35828;模?#21475;鼻之中也流血。

    甄建起身望着察哈尔?#20445;?#36947;:“大帅,我们可能要换人,可否暂停片刻。”

    察哈尔罕此刻心情也不大?#33579;?#21407;?#31454;苡行?#24515;的一球,没想到?#23588;?#34987;?#35828;?#20303;了,他摆手道:“换了人立刻开始,鞠在我们手上。”

    “可以。”甄建朝场外招手,让军医把王广抬了下去,为其医治,然后他转头望向三个替补队员。

    甄建的?#25239;?#22312;三个替补身上游离,犹豫了许久,他最终指向侯青兰,道:“青兰,你来顶替王广的位置。”

    侯青兰顿时兴奋点头,大步走进了场?#23567;?br />
    甄建其实非常不想让侯青兰上场,因为实在太危险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年纪小,身材也瘦小,跟这些高壮的图勒人蹴鞠实在太危险了,但她的实力又确实远高于另外两个替补,这场比赛关系到离间?#39057;?#25104;功,关系到大楚的安危,为了更大的赢面,甄建不得已,只能选择让侯青兰上场。

    侯青兰上场,与甄建击掌,然后便来到后卫位?#33579;?#32463;过这些天的训练,她早已习惯了这个位?#33579;?#34429;然图勒?#35828;?#36523;材高壮,但她却毫不畏惧,?#25239;?#20043;中,尽是?#20998;尽?br />
    双方回归各自的半场,由图勒队持球进攻,察哈尔罕颠?#35828;?#26032;换的鞠球,眯眼望着甄建他们的阵容,缓缓推进,忽然,他把球侧传给了?#21592;?#37027;人,快速移位,甄建见状赶忙跟上他,察哈尔罕快速切入,见甄建贴身?#20384;矗?#24573;然一拳击在甄建软肋,还好他动作幅度不敢太大,这一拳的力量不是太大。

    甄建?#21307;?#19968;声倒地,而这时,那个图勒人猛然把球传给察哈尔?#20445;?#23519;哈尔罕高高跃起,凌空抽射,鞠球如一发炮弹,直朝球门射去。

    许杰和侯青兰赶忙往中间移动,许杰离得有点远,伸出脚也差点三寸,没碰到球,还好侯青兰就在球门口左侧,只见她行如灵?#24120;?#24555;速移动,猛然抬脚,正好一脚踢中鞠球。

    看到侯青兰抬脚踢球,察哈尔罕嘴角扬起,暗?#36947;?#31505;,他对自己的力量?#34892;?#24515;,以侯青兰那瘦弱的体格,是绝对不可能接得住他这一球的,只怕侯青兰腿要被震断。

    然而,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侯青兰以小?#28982;?#29699;,鞠球正好击在铁板护腿上,这个鞠球似乎质量不错,没有爆,被弹了回来,但侯青兰落地后就捂住了腿,即便有铁板护腿,她的腿也被震麻了。

    鞠球飞回来后,直接?#19978;?#22270;勒那边的场地,张安见状狂奔而出,那个图勒飞毛腿?#37096;?#22868;回去救援,二人现在就是比奔跑速度。

    论长跑,张安能甩这个图勒人两条街,但论短距离爆发,这个图勒人是真的厉害,后发先至,二人几乎是前后?#25243;?#21040;鞠球,图勒人控球,张安拼命与他争抢,图勒人想踢张安,全被张安躲了开去。

    就这么一纠缠的工夫,其他图勒人已经回防,张安爆发了,用足所有功力,与图勒飞毛腿一个身体冲撞,在地面上,他不惧图勒人,那个图勒人被他撞得后退了两步,张安抢到了鞠球,想要射门,但已来不及,两旁三个图勒人朝他扑来。

    张安赶忙选择把球后传,?#20219;?#20303;球,再组织进攻的机会。

    球?#19978;?#29956;建,甄建看了一下对面场地上众?#35828;?#31449;位,决定赌一把,猛然跃起,一个凌空侧踢,鞠球快速旋转飞出,但方向似乎不大对,跟球门方向偏离三十多度。

    图勒人望着鞠球,并不打算抢,这球明显?#19978;?#30028;外的。

    然而,球飞到一半,忽然划出一个不可?#23478;?#30340;弧度,完美地绕过了所有的人,在大家震惊的?#25239;?#20013;,?#23665;?#20102;球门。

    “我们赢了!”场外廖延见状顿时激动失声,语带哭腔,眼角滑落了一滴晶莹泪珠。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新疆十一选五手机网 快乐赛车彩票 娱乐场设备室外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街机麻将 魔方玩法技巧七步法 安徽时时彩快3奖金 2o8香港内部透码图纸 qq彩票合买保底 曾道人一肖中特平 网上有极速快乐十分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 速成围棋网站 吉林时时彩玩法介绍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