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楚小掌柜 > 199章:暴走的秦雪阳
    甄建被他摇醒,浑身都是起床气,半眯着眼睛拨开他的手,没好气道:“走开,你才绿了呢,你全家都绿了。”说罢翻个身继续睡。

    甄建这一醒,绿光迅速消退,房间里瞬间恢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叶秋?#35835;耍?#24819;要继续叫甄建,可转念想想,?#34892;?#20182;干嘛,绿光都没了呀。

    他犹豫了许久,决定先不?#34892;?#29956;建,继续观察观察,等明天早上再告诉他,他回到自己的床上躺着,盯着甄建看,可他实在太累了,只一会儿工夫,他就困意上涌,睡着了。

    叶秋刚睡着,甄建的腹部又开始出现绿光,然后绿光流遍全身,诡异而又神秘。

    隔日一早,叶秋被甄建摇醒,他一咕噜坐起来,抱着甄建胳膊看,又掀起甄建的衣服看。

    甄建赶忙躲开,?#20037;?#39554;道:“疯了吧你,一大早就摸我?”

    叶秋道:“甄建,你昨晚睡着之后……你绿了,浑身都绿了。”

    甄建闻言顿时一翻眼,啐道:“我呸,你才绿了呢。”

    ?#32610;?#30340;!”叶秋跳下床,道,“你真的绿了。”

    甄建指着他,道:“我劝你别要乱说哦,再说我绿了,当心我捶死你。”

    叶秋?#24187;?#30333;他为?#35009;?#36825;么忌讳绿,坚持道:“可你确实浑身都冒绿光啊,丹田这里光最亮,都要比得上油灯了。”

    甄建闻言顿时感觉他不是胡说八道了,?#20037;?#27785;吟起来,这可能是自己的异能在作怪,自己的异能已经有很久没用了,忽然在夜间作怪,这是个?#35009;?#24773;况,以前?#35009;?#36935;到过啊。

    叶秋见他?#20037;?#27785;吟,知道他相信自己了,赶忙又问:“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军中的大夫来给你瞧瞧?”

    “不,不用。”甄建摆了摆手,抡了两下胳膊,又跳了两下,道,“你不说我倒没觉得,你这一说,我发现我身上真的不大对劲。”

    “是吧!不对劲吧!”叶秋顿时激动问道,“快说说,哪里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甄建道,“是太舒服了,我感觉浑身都是劲儿,精神好得不得了。”

    “啊?”叶秋闻言懵了,一时间都?#24674;?#36947;说?#35009;?#20102;。

    甄建猜想可能是异能为自己缓解了疲劳,而且他隐约感觉自己力气似乎增大了几分,想来也是异能的功劳,没想到过度的劳累竟然能有这样的效果,这也是意外之喜,甄建拍了拍叶秋肩膀,笑道:“放心,我不会有事,我从小就有这样的怪毛病,习惯了,不必大惊小怪,还有啊,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旁人,否则我怕别人把我当怪物抓起来。”

    “你还真是怪物。”叶秋嘟哝了一声,点头道,“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甄建笑了笑,点头道:“那就好,走,去搬砖吧。”

    “不是搬石头吗?”

    “差不多啦,苦逼的一天又开始咯。”甄建开开心心地走出寝室,嘴里喊着苦逼的一天,但看他的模样,真的?#24202;?#20986;来哪里苦逼。

    秦雪阳原以为甄建他们今天可能浑身酸痛,连路都走不了呢,没想到甄建和叶秋依旧浑身是劲,虽然累得不行,但偶尔还能相互开几下玩笑,这倒是让秦雪阳很诧异。

    …………………………………………………………………………

    一连搬了一个月的礌石滚木,甄建明显感觉自己的肉身力量暴增,现在即便是四百斤(折合现代约640斤)重的礌石,他也能抱起来健步如飞,不仅如此,他这些天明明没空修炼擒龙诀,但内功却一直在快速增长,已经快要达到第二重的中期了,他?#33162;恢?#36947;这是为?#35009;矗?#21482;能用异能来解释了。

    这一个月来,甄建和叶秋一直在石场搬石头,而天卯营的其他成员则进行着另外三项训练,分别是:越?#20064;?#27604;武对练,还有射箭。

    越?#20064;?#23601;是过独木桥梅花桩?#35009;?#30340;,这玩意现在对士兵们来说也不?#24867;?#38590;了,但三十圈做下来依旧够呛。

    比武对?#25151;?#23601;简单了,就是让他们对打,徒手对搏,棍棒对打,都是真打,总有个失手打伤?#35009;?#30340;,好在只是些棍棒,不伤要害都没关系。

    射箭跟平常训练的射箭是一样的,但时间比较长,一个半时辰都不能停,这个时代可没有扣箭扳指,一个半时辰练下来,所有人的手臂都在颤抖,手指疼得感觉要断似的。

    眼看士兵们都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些训练节奏,秦雪阳不想让他们太安逸,又让他们去其他石场搬礌石滚木,眼下正是大伏天,所有士兵们再次怨声载道起来。

    不出三天,?#26049;?#23601;来找甄建,让他去跟秦雪阳道歉,这大伏天让他们去搬礌石,天天有人中暑昏倒,大家实在扛不住了。

    甄建自己可以忍受这些苦,但他得为将士们考虑,累到中暑是很伤身体的,考虑了许久,他答应?#26049;叮?#26126;天晚上吃过晚饭,他去找秦雪阳道歉认错,至少在秦雪阳背后说她坏话的事,甄建觉得自己确实做的不对。

    第二天在石场搬完石头,甄建和叶秋去吃晚饭,洗澡,然后回寝室,甄建在寝?#19968;?#20102;身衣服,对叶秋,道:“你在屋里休息,?#39029;?#21435;一趟。”

    叶秋正好累得不行,便道:“去吧,我躺会儿。”

    甄建一路来到秦雪阳的寝院,门口两个亲卫拦着他,问道:“你来干?#35009;矗俊?#22905;们天天监视甄建搬石头,对甄建很熟悉。

    甄建抱拳行礼,满面微笑道:“二?#24187;?#20029;的小姐姐,我来找秦将军,诚心向她致歉。”

    二人闻言对视一眼,纷纷开心?#30511;?#36215;来,一是为甄建叫他们美丽的小姐姐开心,二是为甄建前来服软开心,秦雪阳可不就盼着甄建低头认错么,于是便道:“进去吧,最中间哪一间。”

    这个寝院不大,只有三个寝室,两旁的是亲卫们的寝室,中间的是秦雪阳的寝室,甄建来到秦雪阳的寝室外,刚准备敲门,忽然寝室门嘎吱一声开了,不过只开了半尺而已,想来是门老化了,如果不拴上,出现这种情况也正常。

    甄建?#33145;?#25171;开的这条缝往里看,这一看,顿时吓得他想要惊呼,还好他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没发出声,因为他看到李燕正在里面帮秦雪阳解甲,因为天气太热的?#20498;剩?#31206;雪阳铠甲里面只穿了一个白色抹胸,这个抹胸似乎有点小,也很旧,只怕她已经穿了好几年了,白花花的沟、脖子、锁骨、臂膀,晃得甄建眼花。

    ?#20843; ?#31206;雪阳无意间转?#25151;?#21521;门这里,发现外面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看,吓得惊呼起来,赶紧把才脱一半的铠甲拉起来,遮住自己的胸。

    甄建顿时吓得差点跳起来,转身就溜,李燕开门追了出来,就看到甄建逃跑的背?#21834;?br />
    秦雪阳躲在屋中不?#39029;?#26469;,待李燕回来,她愤怒问道:“是?#35009;?#20154;?”

    “是……”李燕都不敢说了,她生怕自己说出来,秦雪阳去弄死他。

    “是谁!”秦雪阳激动大?#23567;?br />
    李燕怕了,只能垂头道:“是甄建。”

    “又是他!这个无耻小人!?#23588;弧尤?#20570;出如此下流之事……我杀了他!”秦雪阳气得怒火直冲脑门,大喝道,“给我把铠甲扣上!”

    李燕想要劝她,但她也了解秦雪阳,这种时候,说?#35009;?#37117;没用,他只能帮秦雪阳重新穿上铠甲,秦雪阳立刻提起自己的长枪,气冲冲地往外走去。

    有其他亲?#26469;?#38548;壁房间出来,?#19990;?#29141;:?#25226;嘟悖?#23558;军这是去哪?”

    李燕?#20037;?#36947;:?#20843;?#21435;找甄建,你们赶紧出营去?#20381;?#38215;抚使,就说甄建有危险,让他赶紧来救人。”

    “啊?哦!”两个人亲卫闻言赶忙飞奔而去。

    李燕?#25165;?#20986;了寝院,朝甄建的寝院奔去。

    甄建之前吓坏了,一溜烟跑回寝室,“嘭”地一声关上门,把门闩上,还搬来桌子和椅子把门抵住。

    叶秋本来睡着了,被声音惊醒,吓得坐起来,看到甄建又是搬桌子,又是搬板凳,在那抵住门,讶异问:“你这是干嘛?”

    甄建哭丧着?#24120;?#36947;:“完蛋了,这次她非吃了我不可!”

    ?#20843;?#21834;?”叶秋一脸茫然。

    “还能有谁!秦雪阳啊!”

    叶秋闻言瞪眼惊叫:“你?#25351;墑裁?#20102;?你不会又得罪她了吧!”

    “别问了,这?#23614;还?#20320;事,他会直接找我。”

    “哦,那就好。”叶秋松了一口气,慢吞吞地下床穿鞋。

    甄建在那一只脚抵着板凳,耐心等着,他相信,以秦雪阳的脾气,肯定会来的,果然,没过一会儿,秦雪阳的声音在外面响起:“甄建!滚出来!”

    甄建不吭声,紧张得额?#20998;?#20882;汗。

    “出来!”秦雪阳开?#21152;?#21147;敲门,整个寝院的人都被声音吸引,跑出来看热闹。

    秦雪阳转头朝他们大喝:“看?#35009;矗?#20840;都滚回去睡觉!”

    众人吓得纷纷缩回了房中,关上门,不过他们可不会睡觉,有热闹怎能不瞧呢,不然军中生活多枯燥泛味啊,于是他们全都附耳贴在门上,偷听外面的动?#30149;?br />
    秦雪阳敲门数次,没有?#20174;Γ?#22905;开?#32487;?#33050;踹门,每踹一脚,门都要颤抖一次,门框处的抹墙粉扑簌簌落下,甄建感觉她每一脚都仿似踹在他心头,他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心跳了,还好他力气大,有他抵着门,秦雪阳应该踹不开。

    但他庆幸得有点早,忽然,一杆枪搠穿了?#20037;牛?#30452;往甄建刺来,甄建赶忙连连后退,险而又险地躲过这一枪,下一刻,“砰”地一声巨响,整个门连同门框被踹飞,桌子椅子到处飞射,甄建和叶秋吓得赶紧四处躲闪,用胳膊挡着?#22330;?br />
    待他们放下胳膊,抬头来看时,只见秦雪阳手持一杆银枪,杀气腾腾地踏进了寝?#25671;?/div>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四川快乐12冷号显示 彩票在线生成器 昨天体彩浙江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11选5现场开奖走势 快乐8靠谱吗 一码中特是不是真的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南国彩票论坛坛特区 福建时时彩开奖情况 河南快三软件下载 年管家婆特码诗 玩通比牛牛怎样才会赢 中彩票的都是什么人 江西快3下载 六合彩57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