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楚小掌柜 > 336章:秦桓和卫王
    终于议定了对秦渊和秦雪阳父女二?#35828;?#23553;赏,皇帝心中稍安,接下来,皇帝又道:“甄建此次又立下了大战功,本该对他封赏一番,但还要严惩秦桓,甄建之事,暂且不议,先?#27492;?#22238;京再说。”

    群臣皆呼:“皇上圣明。”

    接下来,皇帝阴沉着脸,道:“那么,现在咱们商议一番,如何严惩秦桓。”

    葛光同再次第?#26707;?#36339;出来,道:“皇上,老臣以为,应当对秦桓处以极刑,否则难有威慑之用。”

    一直默不作声的国舅忽然出列了,缓缓道:“皇上,老臣以为,秦桓眼下畏罪潜逃,?#36824;?#22914;何定罪,都是无用,应立刻抄起家,将秦桓家人一律押入诏狱,秦桓若得知家人被押入诏狱,必然现身。”

    众人闻言纷纷转头望向国舅,国舅今年六十出头,是皇帝的亲舅舅,曾经,国舅和秦桓在朝堂上分庭抗礼,势力相当,但后来因为输给了秦桓,被皇帝打压,国舅辞去要职,一直称病不朝,不问政务,今天他?#23588;?#26469;了,当真是稀奇。

    明国公和庆国公则不认为这稀奇,他们觉得,国舅这是准备死灰复燃,不禁都皱起了眉。

    在明国公和庆国公看来,无论是国舅还是秦桓,两人都?#30343;鞘裁?#22909;鸟,都是奸臣,他们不想看到国舅死灰复燃,否则扳倒秦桓将毫无意义了,国舅若是崛起,那便是下?#26707;?#31206;桓。

    明国公和庆国公对视了一眼,庆国公出?#34892;?#31036;道:“皇上,老臣以为,此事不?#21830;?#20449;甄建?#24187;?#20043;辞,应该先下海?#35835;睿?#25214;到秦桓,然后再由皇上御前亲审,至于秦桓的家人,皇上不宜苛责对待,毕竟秦桓并未犯下叛国或谋反大罪。”

    明国公随后出列道:“老臣附议,皇上不可苛责对待秦桓家人,免得遭人非议,皇上的名声,何其重要。”

    其他人闻言纷纷用惊讶的眼神望向明国公和庆国公,不知道这二人唱的哪一出,他们一直跟秦桓不怎么对付的,今天怎么反而帮秦桓了呢。

    其实他?#19988;?#19981;想帮秦桓,但他们不得不将此事拖住,等甄建回来再说,否则若是仓促弄死了秦桓,国舅必然快速坐大,等甄建回来,就没甄建?#35009;?#20107;了。

    皇帝闻言沉吟了片刻,缓缓点头:“嗯,二位国公所言颇为妥当,那朕派出御林军包围秦府,软禁其家人,这总可以吧。”

    庆国公点头:“这个自然可以。”

    皇帝道:“好,那就派兵立刻包围秦桓府邸,同时,下发海捕公文,捉拿秦桓!”

    …………

    议事结束,群臣纷纷离开皇宫,刚出朝天门,庆国公便听到后?#25509;?#20154;叫他:“庆国公,别来无恙吧。”

    庆国公转身回头,发现是国舅,国舅轻拈胡须,笑盈盈朝他走来,庆国公淡然一笑,挑眉道:“自然无恙,倒是国舅这些年来疾病缠身,今天?#23588;?#20986;现在麟德殿,看来国?#35828;?#30149;终于康复了。”

    国舅呵呵一笑,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老夫一直没病,?#36824;?#26159;不想见秦桓而已。”

    庆国公嘿然笑道:“你倒也坦诚,现在秦桓失势了,你就打算东山再起?”

    “庆国公说笑了。”国舅摇头笑道,“老夫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何东山再起的意思,?#36824;潜?#19968;箭之仇罢了。”

    “是么,呵呵。”庆国公笑得很敷衍,明显对他的?#23433;?#22826;信任。

    国舅也知道他不信,但他也不能逼庆国公相信,他摊手道:“都有十几年未见了,庆国公,不如到老夫府上对饮一杯,手谈一局如何?”

    “还是罢了。”庆国公摆手道,“你?#19968;?#19981;到喝酒手谈的关系,有?#35009;?#35805;,便说吧,不必拐弯抹角了。”

    庆国公这番话说得可是非常?#26707;?#38754;子,国舅也不生气,嘿嘿一笑,道:“既然庆国公如此爽直,那老夫也就不?#31561;?#23376;了,庆国公似乎一直和秦桓?#30343;?#19968;路人,今日为?#25105;?#26367;秦桓说话?”

    庆国公挑了挑眉,道:“这你似乎也得问问老盖,他也附议了。”他说话间指着不远处的明国公。

    “呵呵。”国舅干笑捋须道,“你们侯盖两家一向同穿一条裤子,问你便足够了。”

    庆国公道:“既然如此,那侯某便回答国舅爷,侯某之所以为秦桓说话,?#19988;?#20026;按?#31456;?#27861;来说,秦桓确?#24471;?#26377;犯叛国或谋反大罪,不应牵扯其家人,侯?#33251;?#25345;的,?#36824;?#26159;公道而已。”

    “没想到啊,十几年不见,庆国公竟已成了老狐狸啊。”国舅挑眉揶揄一声,道,“那老夫希望庆国公能继续坚守着这份公道之心,不偏不倚,后会有期了。”说罢转身离去。

    待国舅离开,明国公走到庆国公面前,问道:“国舅方才跟你说?#35009;矗俊?br />
    庆国公?#20037;?#36947;:“还?#30343;?#21681;们帮秦桓说话的事,他似乎已经猜到?#35009;?#20102;。”

    明国公望着国舅离去的背影,双眉缓缓皱起,道:“唉,当真是多事之秋啊,这才刚要扳倒秦桓,国舅又冒出来了,这贼子比秦桓有国之而无不及啊,在朝堂之上?#24809;?#20240;异,曾经的势头竟超越了秦桓,秦桓起码还守些规矩,这厮是一点规矩都?#30343;兀尤?#36924;我们两大国公府投靠他。”

    庆国公冷哼道:“要?#30343;?#20182;当初太过急切,想要让我们两大国公府投靠他,秦桓也无法抓住他把柄,咱们国公府只能效?#19968;?#19978;,他皇上是绝对不?#24066;?#20219;何人与我们国公府走得太近的。”

    明国公闻言?#35835;?#29255;刻,转头问道:“那咱们和甄建的关系……会不会害了甄建?”

    “这……”庆国公闻言一时间不知如?#20301;?#31572;了,不禁皱起了眉。

    海捕秦桓的公文当天下达,第二天,京城的公告栏和每?#26707;?#22478;门上都张贴起了海捕秦桓的公文,所有进出城的人都要经过盘查,不仅京城如此,京城周边的州县也均都张贴了海捕公文,而?#19968;?#22312;往远处蔓延,这一次,是全国缉捕秦桓。

    不仅官府的人在缉捕秦桓,丐帮也在寻找秦桓,虽然朝廷一直瞒着秦渊战死的消息,但丐帮消息何等灵通,早已知道秦桓的死讯,也知道是秦桓害死的,所有丐帮弟子活动起来,搜捕秦桓。

    此时此刻,京城外的一间破庙里,坐着五个?#24459;礼?#35099;的乞丐,这五个乞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忽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五个乞丐中有四人惊讶站起,唯有?#26707;?#24180;老的乞丐还坐着,坐着的这个乞丐,就是秦桓。

    面对朝廷和丐帮的追捕,秦桓当真是无处可藏,还好,他身旁有个沈秀,沈秀毕竟曾?#31206;?#24110;中人,深知丐帮的寻人手段,于是他就想出了?#26707;?#22937;计,假扮乞丐,丐帮寻人,最容易忽视的,反而是他?#31206;?#24110;自己的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方法果然?#34892;В?#20960;次有丐帮弟子前来,沈秀上前去跟那些丐帮弟子接暗号,就能打发他们离开。

    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26707;?#20062;丐带着?#26707;?#36523;穿华贵绸服的年轻人走进了破庙,秦桓赶紧上前跪倒在地,高声呼道:“罪臣秦桓,拜见卫王殿下!”

    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三位?#39318;?#20043;一的卫王。

    皇帝生有三子,太子,卫王,祁王,其中太子和祁王是嫡,乃皇后所生,卫王是庶出,生母是刘贵妃。

    前些年,总是有一些流言蜚语,说太子?#21152;?#28040;?#25163;ⅲ?#27963;不长,而祁王由于脑袋受过伤,做事不知轻重,经常乱来,毫无君主之气,估计这皇位到时候极有可能是卫王的。

    说是这么说,但皇帝去年特地封了皇太孙,皇太孙也是可以继承皇位的,而皇太孙便是太子的嫡长子,今年八岁。

    如此一来,大家也就明白皇帝的意思了,自此以后,朝堂上便极少听到这些风言风语了。

    卫王看到秦桓如此?#28508;?#27169;样,不禁笑问:“秦大人,何故弄成如此模样。”

    “往事不堪回首。”秦桓抬头道,“殿下可莫要取笑老臣,老臣今日找殿下前来,乃是求殿下救老臣?#24187;!?br />
    卫王闻言冷冷一笑,负手在破庙中缓缓踱步,道:“秦大人真是太抬举本王了,你这次犯的,可是大罪,你可知道,父皇得知秦渊战死的消息,直接昏死了过去,现在父皇恨不得将你大卸八块呢,你我虽然有点交情,但本王实在无能为力啊。”

    “殿下可以救老臣的。”秦桓道,“只要殿下答应救老臣,老臣愿扶持殿下,登上皇位。”

    卫王闻言双眸之中忽然闪过一道精光,这句话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别人说这句话,他或许不信,但话从秦桓口中说出,他不得不信,因为秦桓就曾经扶持他的父皇,登上了皇位,要知道,当初先皇可是很看好云亲王的,但最后,就?#19988;?#20026;秦桓的计谋,云亲王被排挤出京,他的父?#20107;?#30331;大宝。

    卫王猛然转头,望向秦桓,冷声问:“你此言……当真?”

    “若有违反!天诛地灭!”秦桓郑重无比地指天发誓。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体彩p5号码预测软件 极速快3官网下载 德甲士游戏手柄怎么用 中超积分榜2019赛程 内蒙古时时彩平台网址 江苏快3历史 六合彩一码中特网 南粤风采36选7旋转矩阵 山东老11选5开奖结果 中彩网众媒擂台赛 云南快乐十分任选八 广东11选5论坛 精彩万分两码中特免费 浙江6十1走势图表 北京福利彩票电话投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