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源赋世界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圣邪大陆战事升级(三千字大章)
    8月29日,在流冰河附近的众多高山,总算是彻底被雪覆盖,摇身一变,变为高大的雪山,而流冰河,?#38405;?#30475;见绿色!

    终于能同时看见高高的雪山与绿色的流冰河了!

    冰华旅馆外,凌殇眺望着远方的一座宏伟?#24443;郟?#23574;刀?#39057;?#39640;山,拔地而起,直冲云霄,恰如一个巨人,矗立在众山之中,还挑着几缕乳白色的雾,俯视着大地。

    心灵掌握看向叶冰娜和凌殇,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道:“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嗯。”叶冰娜和凌殇微微颔首。

    三人同时腾空而起,朝着高山的方向飞了过去,令心灵掌握和叶冰娜感到惊讶的是,凌殇明明还是一个初学者,飞行的速度竟然丝毫不?#20154;?#20204;慢,令叶冰娜大为惊喜。

    凌殇等人没用多久便是抵达了高山附近,缓缓降落在山脚下,心灵掌握和叶冰娜同?#31508;?#25918;出她们那强大的精神力,凌殇也释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尽管和她们二女相比,显得?#34892;?#24494;不足道。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这一次的结果,仍然和以往没有任何区别,三人皆没有任何发现。

    凌殇崩溃地道:“为什么啊?”

    叶冰娜的脸色显然也十分不好看,谁也不愿意见到的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这也许就意味着他们一开始的推理全盘?#28304;恚?#19981;仅最终没找到水之神晶,他们还因此,浪费了大量的时间。

    心灵掌握道:“连个宝藏的?#30333;?#37117;没?#23567;!?br />
    凌殇焦急地心想:难道,这张藏宝图真的是假的?不会的,老师既然跟我说,这张黄布地图就是水之神晶的藏宝图,?#24378;?#23450;就不会有错。藏宝图不可能是假的,绝对不可能!

    心灵掌握面无表情地看着凌殇。

    “看来你说对了。”叶冰娜苦笑道,“看?#27425;?#20154;只有寒,这一句诗,真的限定了时间,必须要等到流冰河处于寒季,最寒冷的时候,才能得到宝藏。

    而十一月份才是流冰城最寒冷的时候。”

    心灵掌握道:“可是,等到十一月份最寒冷的时候,流冰河已经封冻,尽管能看到白雪皑皑的高山,而且的确寒冷到无人拜访的程度,周遭极大概率空无一人,但却不见绿色的漂亮河流,也就?#25512;?#20110;一点绿这句诗相悖了。”

    凌殇感到自己的大脑简?#26412;?#35201;炸了,他疯狂地思索着: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的推理到底是哪里出错了?!究竟差了些什么......

    叶冰娜干笑一声,道:“但我们现在已经没得选择,心灵掌握,你这段时间也去了不少地方吧,既然依?#24187;?#26377;任何发现,也就意味着,藏宝地点最有可能还是在流冰河附近。”

    “的确,依我看,藏宝地点只有可能是这流冰河,至少能对上三句诗,很难想象是其他地方。”心灵掌握道。

    “难道,在这冰华王国,就不存在能够同时对上全部四句诗的地点吗?”凌殇沉声道。

    “不存在。”心灵掌握摇摇头,道,“我们现在之所以找不到宝藏,必须要考虑到其它的可能,或许在几百年前,存在这么一个地方,能够同时对上四句诗,也是真正的藏宝地点,但是现今那个地方已经被破坏,藏宝图所对应的地点已经不复存在,我自然也就无法找到宝藏。

    如果真是如此,我们也就只能认命。”

    “看来确实没办法了,只能等到十一月看看了。”凌殇烦躁地道。

    叶冰娜道:“到了十一月份,就是最冷的时候了,凌殇你继续在流冰城待命,记得每天去观察一下流冰河,看看有没有变化,也许现在时候未到,过几天流冰河附近就会出现变化也说不定,届时可能就能找到宝藏了,而我和心灵掌握,接下来会去全国其他有可能的地?#23047;?#30475;。”

    凌殇皱眉道:“你们又要走吗?”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修炼吧。”叶冰娜轻声道。

    凌殇张了张嘴,似是想说点什?#30679;?#35265;?#30679;?#21494;冰娜忍不住扑哧一笑,道:“神晶可并不是轻易就可得到的东西,有点耐心吧。”

    “嗯。”

    心灵掌握先行一步离开了流冰城,叶冰娜临走前交代凌殇,等在冰华王国的这段旅程结束,她会带凌殇回一趟叶族,让族长见见凌殇,如果族长应允,她便能告诉凌殇更多有关仪式的内容。

    ......

    凌殇继续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他每天都会去观察一下流冰河,每天都会按时服用心灵掌握给他的药物,随着时间的流逝,天气越来越冷,流冰河逐渐结冰,但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他在流冰河附近,完全没有任何发现。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凌殇的内心也越来越煎熬,不仅仅是周含?#39057;?#38382;题,一直联系不上石老,石老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再加上一直找不到水之神晶的下落,一次又一次的期待,一次又一次的落空,不知从何时起,凌殇对水之神晶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

    卡德里历1118年9月16日。

    凌殇微歪着头,默默地注视着窗外,看着凄清的街道,今日,下了一天的雪,还没有停,街道上静?#37027;?#22320;,房间里只剩下了空虚,仿佛整座流冰城都很安静,死一般的寂静,安静得可怕,唯有雪落地的声音,清晰可闻。

    卡德里历1118年9月21日。

    寒冰?#24688;?br />
    大雪纷飞,叶冰?#26085;?#22312;一座塔楼的顶端,眺望着全城,整座寒冰城的风景一览无遗,叶冰娜用手拉低了帽子,抿了抿嘴唇,略微叹息一声,她已经开始扩大搜索?#27573;В?#19981;再执着于那四句?#24187;?#25152;以的诗,?#26469;伟?#35775;冰华王国境内每一座山川,每一条河流,希望能够歪打正着,找到水之神晶,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耐心也不断地在被消磨。

    ......

    卡德里历1118年9月28日。

    夜幕之中,一道又一道刺眼的?#20185;?#20809;束从天而降,轰然砸在一道身影的身上,此人独自一人盘腿坐在一片空旷的平地上,隐隐有着强猛的源力波动从他体内释放而开。

    许久,凌殇缓缓睁开双眼,霎时间,一股雄浑的气息从体内蔓延而出,气息喷涌间,强横的源力涟漪破体而出,顷刻间便席卷整片空地!

    “轰轰轰!”

    一时间,平地之上,轰响阵阵,一道道裂缝从地面之上蔓延而出,最后将整片空地都?#20381;?#32780;进!

    下一刻——

    “轰!!!”

    整片空旷的平地,瞬间塌陷下?#30679;?#22914;果从天空中俯瞰,那就是平坦宽敞的地面轰然间塌陷,凌殇身处深深的大坑之中,强大的气息缓缓收?#19981;?#20307;内。

    恐怖的气息逐渐消散,凌殇长舒一口气,缓缓站起身?#30679;?#21491;手握拳,迸发出“咯吱”的声响,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恐怖爆发力,凌殇颇为地满意。

    是的,他?#40644;?#20102;!

    经过漫长的等待,藏宝地点虽然还没能找到,但功夫不?#27827;行?#20154;,在经过漫长的艰苦修炼之后,凌殇终于是?#40644;?#20102;那一层壁垒,抵达了九级星源始者层次,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一般地自然,此时的他,距离圣源始者阶级,只差一步之遥,尽管这一步之遥,便是天差地别,但是?#36824;?#24590;么说,九级星源始者,乃是星源始者阶级的最高等级,距离圣源始者阶级,又近了一步。

    随着修为?#40644;?#33267;九级星源始者,他的实力又有了巨大的提升,而他体内的源晶,也愈发地圆润,从表面上看起?#30679;?#20960;乎和球体已经没有多大差距。

    星源始者在?#30475;甕黄?#20043;时,必须借助星辰的源力才能让自己的源晶不断成长,也就是说,若能在夜晚?#40644;?#26159;最好的,因为夜晚才是星辰之力最强的时候。

    源晶就是作为源始者体内源力的核心存在,同时也是源始者体内源力的源泉。每位源始者体内的源晶形状各异,都是?#36824;?#21017;的形状。

    虽然?#34892;?#28304;始者的源晶一开始就是球体,但是在踏入圣源始者阶级的那一瞬间,无论体内源晶此前是什么样的形?#30679;?#37117;会彻底变成球体,也就是和源兽的源珠形状一样。

    在沉寂的这些天里,成功?#40644;频?#20061;级星源始者,这可以说是最近这段时间唯一能让凌殇感到高?#35828;?#20107;情了。

    ......

    卡德里历1118年10月9日。

    就在这一天,圣邪大陆上的战火似乎又升级了,各路新闻媒体疯狂报道。

    尽管圣邪大陆一直战火不?#24076;?#19968;直处于战乱之中,一直在打仗,但卡德里大陆这边能够接收到的消息有限,而且因为那边一直都在打仗,又?#36824;?#24049;事,卡德里大陆这边的众多势力早已见怪?#36824;?#20102;,也不是很关心那边的战况,但是最近战事升级,的确是惊动了卡德里大陆上的许多强者。

    ?#36824;?#20940;殇,显然并?#36824;?#24515;那边的战局。

    ......

    卡德里历1118年10月21日。

    凌殇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嘴里喃喃地道:“老师啊,老师,您究竟是怎么了啊......”

    冰华旅馆外,正刮着凛冽的大雪,那苍白无垠的天空,宛若他内心的空洞。

    突然,一道凌殇所再熟悉?#36824;?#30340;声音,骤然从他脑海中,响起:“凌殇。”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天津快乐十分中七个号 意甲直播足球nba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福彩3d复式全排列组合器 宝贝线上娱乐线路检测 广西快乐十分胆拖 武汉福彩快三分布图 网易彩票可以买了吗 贵州11选5精准预测 湖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各地开乐彩月销售 电子游艺bjl88588 金彩娱乐城备用地址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11 山东十一选五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