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田园纨绔妻 > 641顺便请求赐个婚(1更)


    两人对看了一眼,厉飞询问,“?#35009;?#26102;候的事?”

    “刚发生的事,朝中都传遍了。”

    “为了何事?”

    福来看了顾雅箬一眼,“不知御史台从哪里听到的风声,说阿良当初穿着状元袍给箬儿姑娘的家人下跪求亲,上禀了皇上,皇上大怒,直接下了?#23478;狻!?br />
    厉飞看向顾雅箬,顾雅箬抿紧了嘴唇,缓缓点?#35828;?#22836;。

    厉飞眯起了眼睛,状元袍代表的是皇上的赏赐,阿良竟然穿着它给人下跪,?#31508;笔?#27809;有长脑子吗?

    “去查,看看这件事是谁捅出去的!”

    “是!”

    福?#36176;?#20102;下去,迅速出了府去打听。

    顾雅箬嘴角勾起来,“这件事过去了这么久,才被人翻出来,看来背后之人对付的?#30343;?#38463;良,而是我。”

    厉飞也想到了这一点,眼中厉光闪过。

    福喜在院中禀报:“世子,宫里来人了,皇上宣您和箬儿姑娘即刻进宫。”

    “知道了。”

    厉飞朝着顾雅箬伸出手,顾雅箬把手放进他的掌心,厉飞紧紧抓住,“别怕,有我!”

    顾雅箬斜了他一眼,回握住了他,语气轻松,丝毫不为意,“怕??#19968;姑?#26377;学会写这个字。”

    厉飞?#20004;裊说?#24515;,嘴角扬了起来,拉着她的手出了王府,走上马车,来到宫门口。

    宫人早就得了消息,直接领着两人来到御书房。

    李公公候在御书房外,看到两人进来,眼神闪了闪,上前了几步,给厉飞见礼:“世子。”

    厉飞点头,领着顾雅箬在御书房外站定。

    李公公尖细着声音禀报:“皇上,世子和顾姑娘了来了。”

    皇上威?#31995;?#22768;音从御书房内传出来,“让飞儿进来!”

    “是。”

    李公公轻轻推开了御书房的门,躬身立在门前。

    厉飞走了进去,李公公又把门轻轻的关上。

    立在门前,看?#35009;豢垂?#38597;箬一眼。

    顾雅箬静静的立在御书房门口。

    御书房内。

    “皇伯父。”

    厉飞给皇上见礼。

    皇上正在批阅奏折,头也未抬,?#30343;?#26397;他摆了摆手,“你先坐,我批阅完这份奏折。”

    “谢皇伯父。”

    宫女搬了椅子过来,厉飞坐下。

    一炷香,两柱香,三炷香……

    时辰在一点点的过去,皇上手中的奏折始终没有?#36176;輟?br />
    厉飞垂在身侧的手握了起来,皇伯父看奏折是假,给他和箬儿下马威是真。

    又?#23047;?#38047;后,皇上才放下手里的奏折,拿过笔做了批示,置于一旁。

    看向厉飞,见他面色不再?#22253;祝?#26377;了红润,脸上浮现出笑意,“飞儿,我听你父王说,你这身体完全好了?”

    “多谢皇伯父关心,飞儿身体是好多了,但?#22993;?#26377;完全好。”

    皇上的眉头及不可见的皱了一下,“?#30343;?#35828;好久不犯病了吗?”

    “确实如此,但?#32423;?#36523;体还是感觉?#30343;剩?#19981;过?#30343;裁?#22823;碍,不像以前一样需要卧床休息。”

    皇上微微颔首,“那就好,等你身体再好一些,可以入朝帮我分担一些朝事。”

    厉飞慌忙站起来,“皇伯?#31119;?#36825;可使不得,您也知道,我自小体弱,一年有大半的光景都躺在床上。我对于朝政之事,一窍不通,更何况我这身体?#22993;?#26377;完全痊愈,不定哪日又犯了病了,皇伯父要是怜惜我,便不要让侄儿入朝。”

    皇上的脸色沉了下去,怒气浮现在了脸上,张口欲斥责,又想到了?#35009;矗?#30828;生生压了下去,转了话题,“既然你不愿入朝,皇伯父也?#24187;?#24378;,但你年岁也不小了,亲事总该要定下来了吧?”

    厉飞满眼的惊讶,“皇伯?#31119;?#39134;儿的亲事早就定下来了啊,当年您亲自下的皇榜,说只要找到我命定的贵人,便将她许配我为世子妃。箬儿自从进了府以后,我的身体便一日好一日,本来我早就想进宫求皇伯父给我们赐婚,但出了武侯府一事,耽搁了。”

    听他提起武侯府,想到顾雅箬的身份,皇上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当年下皇榜,是无奈之举,厉飞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下那道皇榜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没想到还真的把厉飞的病冲好了。但顾雅箬的身份实在是与厉飞不相配,先不说她在乡下长大,行为举?#21246;直?#19981;堪,就是她是林鹏女儿这一点,他也不想厉飞娶了她。

    厉飞低着头,不看他难看的脸色,接着说道:“飞儿请求皇伯父给我和箬儿赐婚!”

    皇上一口气噎在了心里,上不来下不去。

    今日厉飞和顾雅箬一来,他便使了手段,以为厉飞早就看明白了,自己是不想他娶顾雅箬的,没想到,他竟然还直接提出来。

    见他久不应声,厉飞一撩衣袍跪了下去:“皇伯?#31119;?#39134;儿这一生?#27714;?#20799;不娶,还望皇伯父成全。”

    “咳咳咳咳……”

    皇上再也忍不住,气得?#20154;?#36215;来。

    李公公慌忙推门进来。

    顾雅箬站在御书房外,看到了厉飞跪在地上。

    她目色?#33080;痢?br />
    李公公上前给皇上捶背,“皇上,您可要保重龙体啊。”

    皇上挥手挡开他,威?#31995;?#21452;?#30475;排?#24847;看向厉飞,“你当真要娶那个农家女?”

    “皇伯?#31119;?#31660;儿的身份想必您已经清楚了,她并?#30343;?#20892;家女,她是当代大儒秋蔺的外孙女,她的身份足?#38498;?#20356;儿匹配。”

    皇上恨不得拿起奏折砸过去,他不知道顾雅箬是秋蔺的外孙女吗?正因为知道他才不想应?#39318;?#36825;门亲事的。

    气得声音拔高,“你知不知道她曾经应允?#25413;鶉说?#20146;事?”

    “侄儿知道,但?#30343;?#24212;允,并没有定亲。”

    “你、你……”

    皇上气的声音都发颤了,“你知不知道在定亲当日,竟然有?#24187;?#20844;子哥当场把人?#30333;?#20102;。”

    厉飞神色丝毫未变,“知道。”

    “知道你还……”

    “那个公子哥就是飞儿。”

    御书房内顿?#26412;?#20102;下来,静的连众?#35828;?#21628;吸声都听不到。

    好一会儿,皇上才不可?#30511;?#30340;问:“那个公子哥就是你?”

    “是。”

    “这么说你们早认?#35835;耍俊?br />
    “是。”

    “?#35009;?#26102;候?”

    厉飞面不改色的撒谎,“三年前,侄儿去清水寺找德远大师的时候,正逢发病,?#27714;?#20799;救了侄儿,侄儿对她一见倾心,后来我找到了她,并想了办法赖在他们家里一些时日。”

    “?#32531;?#21602;?”

    厉飞避重就轻道,“?#32531;?#20356;儿不顾她的意愿强占了她,并许?#21040;?#22905;入王府。”

    “荒唐!”

    皇上气的重重的拍了一下御桌,气得指着他,“你?#20040;?#20063;?#24039;?#20221;尊贵的世子,怎么能做出那样的事!”

    “是侄儿的错,皇伯父息怒。”

    “你说,后来她入京是?#30343;?#20063;是你策划的?”

    “是!”

    皇上终是没忍住,拿起一本奏折砸在了厉飞身上,“好啊,你竟然?#34915;?#30528;朕。”

    厉飞没闪没避,任由奏折落在自己身上,?#32531;?#21448;掉落在地上,“皇伯?#31119;?#36825;件事确实是飞儿错了,你要打要罚,飞儿都受着,你千万不要生气,别气坏了身体。”

    “滚滚滚滚滚!”

    皇上喘着粗气,青着脸色挥手。

    李公公也赶紧给厉飞使眼色,让他赶快出去。

    厉飞跪着没动,“皇伯?#31119;?#20356;儿还有个请求。”

    皇上斩钉截铁的拒绝,“不允!”

    厉飞自当没听见,继续把话说完,“侄儿请求您赦免阿良,侄儿在清水村住了一段时日,和阿良打过交道,他天生聪?#20445;?#35265;解精辟,又自小在底层长大,以后在朝堂上会是皇伯父的左膀右臂,皇伯父若是因此?#24213;?#20102;他,绝对是失去了一个栋梁之材。”

    “再说了,侄儿住在顾家的那些时日不短,村里人都识的侄儿,若是以后宣扬出去,天下人会怎么议论,他们只会认为你是要为侄儿剔除障碍,才要治阿良的罪的。”

    又是一本奏折砸了过来,重重的砸在了厉飞身上。

    皇上喘着粗气怒吼,“你给我滚!”

    厉飞依然跪着没动,“皇伯?#31119;?#36824;请您应允了侄儿的请求。”

    皇上气的直点头,“好好好,你不滚是吧?不滚你就跪着,我倒要看看,你能跪多久。”

    李公公拼命的给厉飞使眼色,厉飞只当看不见,直挺挺的跪着。

    李公公额头上都急得冒出了汗,这世子平日里也是个精明的,今日怎么?#22836;?#20102;倔了呢,没看到皇上正在气头上,他这一跪下去,还不知到?#35009;?#26102;候……。

    他这想法?#22993;?#33853;地,厉飞脸色突然涨红,急忙用手掩住嘴,但?#31449;?#36824;是没忍住,低低的?#20154;?#36215;来,一声接一声。

    皇上脸上的怒气立刻消失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担心,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忽然想到了?#35009;矗?#21448;坐了回去。

    忍不住怒斥李公公,“你是死了吗,还不赶快过去给飞儿捶背。”

    李公公慌忙过去,帮着厉飞捶背。

    厉飞咳得更厉害了,脸红脖子粗,身体都弯了下去。

    皇上终于忍不住了,“好了,好了,朕应允你,即刻放了阿良。”

    厉飞的?#20154;?#22768;立刻没有了。

    御书房内顿?#26412;?#20102;下来。

    李公公瞠目结舌。

    又是一本奏折砸在厉飞身上,“滚,朕不想再看到你!”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36选7开奖中奖最大奖 3d跨度走势图彩经网 秒速飞艇开奖记录 六和才彩特码资料杀肖 总进球数单双投注技巧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p3开机号码 欧亚足球指数比较 河内5分彩网站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版 浙江舟山飞鱼彩票 亚马娱乐场开户注册 山西十一选五前二直选 福彩中奖52亿领奖视频 双色球现场直播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