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级提炼术 > 第两百四十七章 李丽之死
    特派员闻言,一副十分赞同的模样,表态道:“余先生的要求,回头?#19968;?#36319;有关部?#27966;?#35848;一下,看看如何加强这方面的安保工作。

    嗯,我这里说句题外话,要是不中听的话,还请余先生见谅。”

    余超右手一摊,说道:“没关系,请讲。”

    特派员笑道:“余先生赠送的那份资料,交上去后,研究院那帮院?#30475;?#20026;兴奋,只是那十个?#25165;?#37324;面的资料有点意犹未尽,跟生生被折断一般。

    这个,咳咳,那群院士委托我前来问一句,这后面的...”

    余超微微叹气道:“你回去问问他们,我最先提供给他们的资料,现在研究的怎么样了?

    吃透了吗?

    有多少是能够直接拿来用的?

    ?#20013;?#35201;多长时间转化为咱们自己的技术?

    别看?#25165;?#37324;记载的东西少,先把东西给吃透了再说。

    只想着好高骛远,给他们再多有用么?

    一顿饭能吃多少,自己心里没个数?”

    余超的话明明白白的表示,让那些个科研人员别想东想西的,先把得到的东西研究透了再说。

    得陇望蜀没啥,可是没能力弄出来,给你也是浪费。

    当然了,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凭啥要拿出来呢?

    前面给的东西,那是余超乐意给,这倒是不需要理由。

    至于后面给的资料,那是余超看在安保得力的份上,算是一份谢礼,大家心知肚明。

    可再想多的,呵呵,未免?#34892;?#20010;伤感情了。

    特派员心说,要不是姬会长来前就专门为这事跟上面汇报过,上面又有了指示,他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被扫地出门?#22235;亍?br />
    别看余超态度还算不错,可这话里话外表现出来的东西,分明是在说余超有恃无恐,而?#39029;?#36719;不吃硬。

    虽然他不知道关于余超还有那些情报,可这跟他没关系不是么?

    来的目的已经完成了,回去也有了交待,别的东西嘛,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越线有时候是会吃大亏的,傻子才那么干呢。

    特派员眼色很好,看姬会长那态度就知道他还有其他事情要与余超相谈,两?#35828;?#20219;务就不同,自然不需要等着一起回去。

    咳咳,说句不中听的话,?#34892;?#20107;情吧,他还没资格参与,更没资格知道,所以是时候告辞离开了。

    送走特派员后,余超点燃根烟,笑问道:“姬会长,现在就只剩下你我二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我先说好啊,要是我不想回答的,你问了也是白问。”

    姬会长叹了口气说道:“?#19968;?#26377;什么能够问的呢?你的本事很大,我知道,就算你说你是神仙,拥有翻天覆地的能力,那又怎么样?

    只要你还热爱这个国度,愿意为民族的伟大复兴出力,愿意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其他的事情还重要么?”

    余超:“我当然愿意了。?#25512;剑?#26159;每一个人都在追求的,我为能生活在这个安定?#25512;?#30340;国度而?#38498;饋?br />
    咳咳,好了,这些个场面上的话就不要再说了,说说你来一?#35828;?#24213;想说些什么吧!”

    “李丽死了!”

    姬会长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余超嘴里叼着的烟都掉了下来。

    余超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什么?不好意思,刚才我可能出神了,没听清楚。”

    姬会长深吸一口气,运转全身的玄力说道:“李丽,就是你想的那个李丽,她死了。”

    余超闻言,哆嗦着双手,将掉在茶几上的烟头拿了起来,?#39318;?#36731;松地说道:“死了?呵呵,姬会长,您可真会开玩笑。李丽,李丽她怎么可能会死?

    不说别的,她身上可是有人道护身符,等闲玄术怕都不能伤害到她吧?

    更别说,有我当初...,她的实力进展那么大,谁能杀的了她?

    你总不会告诉我,她是出车祸或者其他原因死的吧?

    我不相信,这太不可能了!”

    姬会长望着满脸不可置信的余超,解释道:“她是被春风组的?#22235;?#23475;的。

    没错,当初春风组的确是被网络上的那个百晓生给挖出来了,国内大部分的春风组成员也一一落网。

    可是,仍然?#26032;?#32593;之鱼。

    早前,网络上不是有关于你的资料被泄露出来么?

    那些都是春风组在国内的漏网之鱼弄到的,然后转了出去,这才会有网络上流传你的资料出现。

    为此,上面暗查了一段时间,好不容?#36861;?#29616;了漏网之鱼的蛛丝马迹,结果他们跑了。

    呵呵,说起来,这一切都是个圈套。

    春风组的那些个残存份子,是故意让那些漏网之鱼暴露的,为的就是引李丽出手。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到的这个主意,我只知道,李丽追查的时候,顺着那些?#35828;?#36275;迹跟了上去,然后就在东瀛富士山的某个地方消失了。

    昨天,李丽的头颅被人在魔都某个警局门口发现。

    上面留有一张纸条,写着,余超,看到这个的时候,你后悔了没?哈哈,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

    “谁干的?”余超冷冷地问道。

    房间里的温度明明还是二十多度,姬会长却突然感觉?#20132;?#36523;一冷,一股莫名的威压传递到身上,让他?#34892;?#24515;悸和呼吸困难。

    “春风组,落名只有这三个字。”姬会长说完话后,不由地打了个冷颤。

    余超突然笑了起来,眼神中却满是冰冷和无情。

    “春风组?哈哈,一个已经快要化作?#23601;?#30340;组织,只是向我挑衅么?

    很好!

    他成功了!

    后悔?

    是的,我后悔了,后悔没有亲自动手,要是我自己出手的话,怎么可能还?#26032;?#32593;之鱼呢?”

    姬会长没有告诉余超,其实在发现李丽头颅的盒?#27704;錚?#36824;有一个?#25490;蹋?#37324;面有一?#38382;?#39057;。

    视频里,一个疯子一样的老头,残忍地在李丽身上动刑,最后用太刀对李丽进行破腹,然后砍掉她的头颅,甚至还喝着她的?#24643;?br />
    不管怎么说,李丽始终是国家的人,面对这种事情,自然是该国?#39029;?#25163;解决。

    至于告诉余超,那只是看在余超最近的态度比较好,爱国之心可昭日月的份上,免得等将来李丽之事被他无意间知晓后,大家的关系不?#20040;Α?br />
    只是现在看来,这件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

    余超就这么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20154;?#20877;次伸手拿烟,发现烟盒里空空如也之后,他总算是抬起了头。

    “告诉我,到底是谁干的?或者说,其实就是东瀛人?对么?”

    姬会长?#34892;?#24819;拒绝回答,可是当他发现余超眼?#34892;?#29066;燃烧着的怒火后,心中突然一软,不由地点点头。

    余超笑了,笑得却很凄凉,莫名的悲痛渲染着整个客厅。

    “当初我只是想到,李丽这个人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可她的心却没有完全放在我身上。

    我?#31508;?#20063;很烦这种状态,心说,要不就放开她吧,让她回到原来的轨迹中去,或许那样的生活才是她?#19981;?#30340;。

    当然了,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像是什么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之类的,哪个男人没有这么想过呢?

    没错,我是渣男,为了一己之私,将所有关于我的记忆全部从她脑?#27704;?#21076;除了出去,我对不起她。

    现在,是该我向她负责的时候了。

    我不管是谁,有什么?#23576;埃?#26159;什么来头,只要是跟她的死有关的人,我统统不会放过的!

    唯有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方可解我心头之恨!”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