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特种岁月 > 第347章 多么痛的领悟
    让一个五十多的老头也一个三十多的男人超过自己的?#28216;椋?#24196;严都觉得很丢人。

    虽然自己是负重跑,别人徒手,可是当兵的怎能连地方老头子都跑不过?

    他高声地喊道:“韩小北!曾建!你们俩给我跑起来!至少给?#39029;?#36807;前面那位老人,连个老人都跑不过,你们白当兵了!”

    全班最慢就是这两个。

    可是又不能扔下这俩不管。

    曾建还算好,虽然跑的不快,也是半死不活,可是一声不吭。

    韩小?#26412;?#19981;同了。

    一路上都能听到他杀猪一样的叫声。

    庄严?#39057;?#33258;己都亲自上阵了,拽着背包带拉着韩小北狂奔。

    眼看要?#20185;?#21069;面的老头了,偏偏韩小北又一个趔趄,人直接倒在?#35828;?#19978;。

    ?#21834;?#25105;……我……我……”

    躺在地上,韩小?#26412;?#20687;被捅了一刀的猪,哀哀地叫着,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个屁啊!”庄严对左晓恒说:“班副,过来和我一起架着他跑!”

    左晓恒过来,俩人拖起地上的韩小北,一左一右,?#36127;?#26550;空了韩小北,一路?#26432;肌?br />
    这样的体力消耗极大,即便庄严训练再好,身上挂了三枝枪,还背着个背囊,还有战术背心等等,现在又要架着一个一点力气都不肯出,如同尸体一样的韩小北,怎么都跑不快。

    等到了连队大门前的终点,?#23545;?#23601;看到那个穿解放鞋的老头和张建兴站在一起,似乎在聊着什么。

    看到三班回来,老头笑眯眯地说:“小伙子,不行啊!当兵的人怎么体能那么差,打仗就是有个阵地等着你去占领你都跑不动喽!”

    说完呵呵一笑,和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起继续沿着公路跑向了N镇的方向。

    张建兴旁边站在戴德汉,戴德汉看了看表秒,摇头笑了,将秒表递到了张建兴面前,让他看了看时间。

    张建兴的?#25104;?#40657;了下来:“28分40秒……”

    他忽然指着远去的那个老头的背影,说:“人家退伍了二十多年的老兵,都比你们跑得快!丢不丢人!”

    说完,扔下一句话,走了。

    “赶紧回去洗脸刷牙!别的班都准备吃早饭了!”

    戴德汉过来,对庄严说:“成绩太差了……”

    庄严也很无奈,说:“我知道,给我点时间,排长……”

    戴德汉说:“我没责怪你的意思。”

    说完,想了想又道:“本来今天早上打算去后山的射击场实弹射击的,连长说,你们班情况特殊,暂?#26412;?#19981;用去实弹射击了,先练练瞄枪和端枪吧,下一步再说。”

    庄严知道戴德汉话里的意思。

    张建兴也许觉得韩小北和曾建这种人根本连枪都打不好,所以干脆让三班直接去瞄枪,免得像今天早上这样继续出丑。

    他也不好责骂庄严。

    因为这个班庄严刚刚接手,何况还塞进了两个神仙兵,庄严?#20040;?#31639;是为连队顶了个大锅,总不能这点情面都不留。

    ?#29677;蓿?#23545;了……”

    转身刚走几步的戴德汉忽然回过头来对庄严说:“还有一件事,早上去连部领些剪草刀,去剪剪连队的草坪,连长说,草太长了,反正你们也没事干……”

    草太长了……

    没事干……

    庄严心里说不出的一种滋味。

    回头看着自己班里的那些兵,看了好一阵。

    韩小北依旧躺在地上。

    即便是喘过气,他也不愿意起来了。

    曾建坐在一边,一言不发。

    他这回终于体会到了跑五公里的滋味。

    在战斗班排当兵,真的和总部完全不同。

    而这仅仅?#30343;?#24320;始,他现在心里乱的很,衡量着自己的选择是?#30343;?#22826;冲动了。

    “集合!”

    庄严朝着东倒西歪的三班士兵们命令道。

    等集合好后,庄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十一个满头大汗的兵,心里一肚子火。

    想说什么,?#20174;?#19981;知道说什么好。

    说什么好呢?

    他觉得这个班,真是又可笑,又可恨。

    他现在才觉得,当个班长还真不容易。

    你带了一个好班,那叫一个顺,一顺百?#22330;?br />
    带了个这样的班,你就想看着一个刺猬,都不知道怎么下手。

    兵油子、神仙兵、水货、怂逼……

    各种不好的词汇从脑子这边跳到那边。

    不都说部队是大熔炉吗?

    可是?#20040;?#26159;块铁放进去才能出好钢啊,这一个个,是铁吗?这连破瓦片都?#30343;牽?#25343;去当柴烧别人都不要……

    仰头长叹一声,庄严咬咬牙,还是给自己下定了决心。

    自己?#30343;?#25945;练班长吗?

    学员都能带,?#21476;?#36825;一批兵?

    所有?#35828;?#30528;头,不时拿眼去瞄庄严。

    大家都知道,换做自己是班长,这脸算是掉地上摔碎了,换谁都有火。

    庄?#19979;?#24930;走?#20384;矗?#36208;到了排头,到了?#24895;还?#30340;面前,伸手轻轻?#35835;顺?#20182;肩膀上的军衔。

    “上等兵……”

    又走到下一个方大宝的面前。

    “上等兵……”

    接着一个一个地扯军衔。

    扯一次,念一次。

    到最后,庄严回到队列指?#28216;?#32622;上,忽然笑了:“你看看你们,包括我自己在内,九个上等兵,两个列兵,还有一个上士……可是我们连一个退役二十多年的老兵都跑不过,我问问你们,觉得丢脸吗?”

    十一个兵站在队列里,你?#20302;?#30475;我一眼,我?#20302;得?#20320;一下。

    没人说话。

    都知道丢脸,可是都不愿意承认自己丢脸。

    那天上午,三班跑不过一个老头的消息长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八连。

    早饭进饭堂的时候,大家一边吃着馒头,一边捂着嘴笑。

    整个饭堂里,都是?#25346;?#30340;笑声。

    到了白天,所有人领了枪,领了实弹,扛在肩膀上,一个个挺着小胸脯朝后山射击场去了。

    三班的人站在排房前,?#28857;?#24867;看着别人去打枪。

    每个人经过三班的面前,忍不住捂了捂嘴,笑了……

    那天早上,庄严按照连长张建兴的命令,去连部领了剪刀,?#33267;?#27599;人一?#36873;?br />
    三班十二个兵,分散在连队的几块大草坪上,咔擦咔擦地剪草。

    剪了个把小时,方大宝突然将剪子重重地扔在地上,人唰地站了起来,朝庄严大声道:“班长!我不想剪草了!”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
今期开六肖中特 福彩双色球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出号 百乐娱乐城21点 陕西快乐10分预测 高频彩充值 pk10牛牛是哪里的彩票 云南时时彩中三 免费下载河北快3软件 喜乐彩复式投注技巧 竞彩混合过关最多几场 青海快3开奖结果昨天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360 尤溪cs真人游戏作文 澳洲幸运8定位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