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一十章 三件事
林朔他们回到阿尔泰塔万博格多国家公园警察局,已经是这天傍晚了。

章?#19994;?#37027;匹大白狼,没跟着一起走。对它而言,在山林里跟狼群一起待着,反倒更舒服一些。

章进这人挺奇怪,平时安安静静地待着,脸上的表情就跟冻上了?#39057;模?#20919;若冰霜。

这小伙儿长得又俊俏,往那儿一站让人有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一般人跟他说话,比?#32549;?#34892;山和柳青,他不怎?#21019;?#29702;,最多就是点头摇头。

看到林朔,他表情会比较严肃,眼神总往林朔背后的追爷上瞟。

唯独看到Anne这个苏?#19994;?#22992;姐,这少年脸上会挂起腼腆的笑容,神态也相对轻松一些。

不过所有人中,他只听林朔的指令。林朔说要回警局,他就跟着来了。

等林朔他们回到警局,狄兰那群徒步者,已经被阿茹娜放走了,两拨人没见上面。

众人上楼梯的时候,林朔只听见二楼的所长办公室里,老所长必勒格嗓门挺大,正在用蒙语训斥着什么。

刚刚走到二楼,办公?#19994;?#38376;开了,阿茹娜走了出来,跟林朔他们正?#38376;?#19978;。

这个女警官眼圈发红,看到林朔后似是气不打一出来,恶狠狠地瞪了林朔一眼,然后低头下楼了。

林朔看到这情况,心里猜到了几分。

走到三楼宿舍区,正好苏赫巴兽出自己宿舍的门口,看到林朔,这蒙古汉子一脸晦气,冲林朔他们招了招手,示意进来说话。

看样子,这个苏赫巴兽在警局混?#27809;?#19981;错,宿舍是个单间,挺宽敞。这汉子别看五大三粗的,还挺爱干净,宿舍里窗明几净,收拾得很整齐。

众人在桌子边上坐下,苏赫巴兽又是端茶又是倒水,显得很热情。

?#35753;?#20154;手上都有一杯热茶了,这汉子这才坐下来,对林朔说道:“林先生,这件事,你可要负责到底啊。”

“什么事儿啊?#20426;?#19981;等林朔发问,魏行山说道,“有什么事直说嘛。”

?#30333;?#22825;我?#24378;?#19979;来的那群游客,来头可不小啊。”苏赫巴兽皱着一张脸,苦哈哈地说道,“今天早上人我们刚押到警局,原本想好好招待一下,解释一下双方的误会,然后再放走。结果那个领头的,就是那个漂亮女人,借着我们警局的电话打了个国际长途。过了不到五?#31181;櫻?#25105;们所长就接到了上级电话,然后我跟阿茹娜,就被停职了。”

苏赫巴兽把事情一说,大家都明白了。

这叫踢到了铁板,请神容易送神难。

现在人送走了,事儿没完。

“这次我和阿茹娜,?#24378;?#26159;积极配合你们国际生物研究会行动的啊,这出了事情,你们要替我们解释啊。”苏赫巴兽皱着眉头说道,“林先生,我早就听说了,中国人讲义气,这事情你可不能不管。”

林朔听完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Anne。

“苏赫巴兽警官你放心,我们国际生物研究会一定会就此事作出解释的。”Anne微笑道。

听到Anne的这句话,苏赫巴兽松了一口气,然后又问道:“对了,那个叫狄兰的中国女人,到底什么来历啊?#20426;?br />
“这我就不知道了。”Anne看了林朔一眼,“?#27531;?#26519;先生清楚。”

林朔翻?#26388;?#30333;眼,没搭茬。

……

这几天众人没什么其他事儿,主要等三样东西。

第一样,是国际生物研究会提供的进山物资。

但凡是这种国?#24066;?#21160;,人跟物资都是分离的。

因为这些物?#25342;?#25324;一些违禁品,不能跟着人过边境。所以人先到,物?#37322;?#36807;其他渠道运过来。

第二样,是杨拓的研究报告。

Anne已经把受害人的体内组织以及脚印土壤样本,都寄给了兰州生物研究所,等这位中科院最年轻的院士把研究结果发过来,确定有关“山阎王”的关键信息。

第三样,是等章进跟大家慢慢熟络,能够自然而然地开口说话。

章进本人,也是一个有关“山阎王”的重要情报源。

不过这三样东西,主动权都不在林朔手里,只能等着。

结果就这么过去了五天时间,在这五天里,又发生了三件事情。

头一件,阿茹?#32676;?#33487;赫巴兽两位警官,官复原?#21834;?br />
这里头?#27604;?#26377;Anne的功?#20572;?#22905;上下?#26377;?#20102;整整两天,电话打了十来个,嘴里汉语、英语、西班牙语、法语全溜了一遍,终于把这个事情办好了。

这让阿茹?#32676;?#33487;赫巴兽对林朔这些人的感官,好了不少。

第二件事情,是这个派出所的所长,换人了。

按理说,老所长必勒格,还有一年就退休了,结果上面一个电话下来,直接辞退。

这位老警察兢兢业业一辈子,到头来养老金都没捞到。

老头整个人像是一下?#27704;?#20102;十岁,离开警局的时候,背都瘘了。

原因苏赫巴兽打听出来了,就是因为之前扣留了那群徒步者的事情,对方不?#25307;蕁?br />
老头为了保住了阿茹?#32676;?#33487;赫巴兽的?#24052;荊?#33258;己全扛下来了。

阿茹娜因祸得福,官升一级,成为了这里的新所长。只是这种升官的滋味,想必很复?#21360;?br />
Anne听到这个消息,不干了。

因为这件事儿,虽然是林朔授意,但具体是她实施的,以外蒙警方的名义暂扣这些徒步者,也是她的主意。

有人替她背了黑锅,而且?#20923;?#36825;?#21019;?#30340;代价,以她的品性?#27604;?#26080;法接受。

Anne继续打电话,可这一次,这些电话却没什么效果。

为了这件事,最近两天Anne整个人都精神恍惚。

林朔看在眼里,说不心疼那是假的,可也没什么办法。

他不蠢,知道这时候要是凑过去劝,那是引火烧身,这女人的一肚子火指不定就撒自己身上了。

说到底,这事儿跟自己好像脱不开?#19978;怠?br />
所以这几天林朔谨言慎行,跟章进一块儿,俩叔?#29420;?#23454;得就跟两只?#36215;人频摹?br />
到了第五天,发生了第三件事情,这件事谁都没想到。

等了五天,林朔等的三样东西,物资已经到了,魏行山正在清点整理。

章进短时间还开不了口,不提“山阎王?#20445;?#20182;偶尔还能说出一两个字来,一提“山阎王?#20445;?#36825;小伙儿心里一着?#20445;?#21322;个字也说出不来。

而杨若的研究报告,也在第五天到了,这也引出了第三件事。

因为送来这份报告的,不是别人,正是杨拓本人。

这位中科院最年轻的院士,兰州生物研究所的新任所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生物学家,居然亲自来了。

他开着一辆吉普车,风尘?#25512;?#22320;?#20384;矗?#21018;在警察局门口撂下行李,就被魏行山一把给搂住了。

“老杨,你怎么亲自来啦!”魏行山喜出望外。

两人一起经历过生死,交情很深。原以为如今隔行如隔山,再见一面那不知道是哪辈子的事情,结果这么快就见上了。

?#24403;?#23436;毕,杨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36335;?#25206;?#26388;?#30524;镜,平静地说道:“我们是朋友。”

“啊?#20426;?#39759;行山没听明白。

“所以,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去送死。”杨拓轻声说道,“这次你们面对的事情,可能会超出你们的想象。”

杨拓这句话说得音量很轻,像是自言自语,连就在面前的魏行山都没听清楚。

这里唯一能听清他说了什么的Anne,此刻的注意力也不在他身上。

杨拓这次来,不是孤身一人。

吉普车的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人。

这是个女人,一副黑色的装扮,戴着一副太阳镜,看不清面容。

可光凭她的身材和?#20923;?#26469;的半张脸,Anne已经认出她来了。

“介绍一下。”杨拓这时候说道,“这是?#19994;?#22823;学同学。说起来?#29273;ⅲ?#22905;比我小五岁,却是?#19994;?#22823;学同学。从小就是个天才,现在更是生物领域的专家。这次我请她来,就是因为这次你们碰上的东西,跟她生物学主攻的?#36739;?#26377;关。”

?#25226;?#25299;,不用这么麻烦,我们之前见过面。”那女人走下了吉普车,来到林朔面前摘掉了太阳镜,“林先生,你说是不是?#20426;?br />
眼前的这女人,离这儿几百米的时候,林朔就知道她是谁了。

只有她,身上才会有那股令人?#19988;?#28145;刻的香味。

这个搞得警察局鸡犬不宁的女人,狄兰,又回来了。

不过无论她来与不来,林朔并不在意。

林朔真正在意的,反而是杨拓。

杨拓在这个时候来了,就说明出大事了。
即时排球比分直播网